(独家)汪文黎西小说_汪文黎西丈夫的秘密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6:03

这本已完结小说丈夫的秘密讲述了主人公汪文黎西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小西黎的倾心巨作,丈夫的秘密精选篇章:我深吸一口气,扯得胸口直发疼,“顾总,我没违约,在约定范围外我做什么都是个人自由。顾总,您是生意人,讲诚信……”我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哽咽出声,“我现在真的被逼得没路走了,我没办法……顾总……您就当可怜我,可怜我一下行不行。”

丈夫的秘密

推荐指数:8分

《丈夫的秘密》在线阅读全文

丈夫的秘密17.放得开?

估计他觉得我可笑又荒唐,收回视线再没看过我一眼。

他沉默,是要我自觉退出去。

我深吸一口气,扯得胸口直发疼,“顾总,我没违约,在约定范围外我做什么都是个人自由。顾总,您是生意人,讲诚信……”我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哽咽出声,“我现在真的被逼得没路走了,我没办法……顾总……您就当可怜我,可怜我一下行不行。”

明知道自己现在状态有多窘迫卑微。知道我不该这样,我松懈后的沮丧样子该是会留给他当击溃我的把柄。

我这么狼狈,他说不定有多嫌弃我。

可我能怎么办,那是我爸的救命钱。

就在这时他抬了抬眼,目光尖刻锋利。

“放得开?”

“什么?”

“下次带诚意来跟我谈条件,出去。”

我攥了攥拳头,赶紧说,“顾总,我什么都行。”

“是吗,”他低哑的呢喃了声,视线落到左手边的白纸文件上,“下班后跟我去一趟城西。”

我突然明白了他意思,还是愣了一下神,他已经站起来松了松领带,眼神打量起我来。

我怕他反悔,马上从办公室退出去。

我针扎般坐在原位上熬到下班的点,到顾总走我旁边来拍了拍我肩膀,我注意到他已经套上了外套,一脸倦意。

避开同事鄙夷的眼神出门,跟在顾总身后上车,一路开到城西。

一家酒楼里。我和顾总先到,没出十分钟大门打开,两个男人先后进来,顾总迎上去握手交谈完,两个人的视线就开始掉我身上。

我看的懂这眼神是什么,像人被扒光了衣服,赤条条的,难堪。

才发现汪文从来没这么看过我,一次都没有过。

“黎西。”

顾总突然喊我名字,我吓得回过神,一一认识了。

这两位是城西最大建材行的大小老板,是亲兄弟。我想起公司是有跟他们合作的项目,今年就有三笔。

可饭局上顾总和大小老板都没主动提合作上的事,仿佛都奔着放松来的,谈笑间话里话外的深意我不懂,只是没酒就掺,有酒就陪。

感受每分钟的煎熬。

饭局一完,到楼上私人包厢,大小老板中间隔了一个不大的空位,热络的招手叫我过去。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角落的顾总一眼,他夹着根香烟,烟圈从唇缝里外散开来,半遮的脸上没任何表情。

他依然没看过我。

我硬着头皮挤到两个人中间坐下,大腿两侧严丝密缝的紧贴着,传来的热意让我反感得头皮发麻,两个人把手搭在我身后的沙发上,有意无意的手指往我胸带上碰。

他们看着我在笑,我却打从心底的害怕。

包厢暖气开得足,我却冷得身体一直发抖。大小老板一左一右的盯着看我反应,像在逗弄有趣的玩具。

他们在故意灌我酒,白的啤的掺一起往我嘴巴里倒,我被呛到,他们就哈哈大笑,不知道是谁伸手把桌上的洋酒瓶拿起来,嘴对着我前前后后的泼,我胸前湿了一大片,他们更加兴奋!

不满足于后背,他们伸手贴在我腰上大腿上,头往下埋,说要帮我舔干净!

我吓得大叫,拼了命的想躲,但两人大力的抓着我的手,连着扯到我头发,头皮火辣辣的疼。他们发出猥琐的大笑声,疯狂地怂恿我多喊两嗓子,就快硬了!

我顿时陷入了绝望,才发现自己压根接受不了,我想逃,我去看角落的顾总,他却站了起来,往门外走!

“顾总!顾总你别走……求求你,救救我,顾总!!”

顾总却脚步没停过,背影很快消失于门背后。

两双手还不停的在我身上游走攀爬,我反抗大叫就挨耳光,他们打我打得兴奋,两眼发着光的要来撕开我衣服。

砰——

房门被突然踹开,顾总逆着光站门口,狭眸稍稍眯成缝。

他突然侧身,我以为他要走惶恐的想喊,不料他拉了背后的女人进来,单手往沙发上一推。

“何总,玩儿这个,是个懂行的雏。”

大小老板似乎对顾总突然打断有所不满,没等任何人开口,我的手腕被他拽起来往包厢外面拉。

我脑子一片空白,双腿软得走不动路,他好像低骂了声“麻烦”,我双脚腾空,被抱了起来。

发麻的脸贴他胸口上,听到了心跳声,我害怕又安稳。

他抱我进副驾位,自己绕到驾驶位上来。

我坐着直发抖,顾总拧开车内空调,热温很快扑面而来。

他没等我缓过气,手指在手机上按了几下,再递到我眼皮子底下。

是相册。

十几张缩小的相片拍得一清二楚,我头发凌乱,五官因恐惧而扭曲的样子,两个男人怎么把手放我身上摸索,贪婪的神情。

“交换条件。把你手机给我。”

他把手机扔我身上,再从容的摸到我手机,问我要了密码,解锁,照片和视频删得一干二净。

“那我爸……”

“这次我损失可不小。”

我懂他意思,再不可能了。

起初我以为他是温文儒雅的翩翩君子,到现在体会到他毒辣狠决。

我看着他,比洪水猛兽更可怕。

“能问你个问题吗,顾总。”

“嗯?”

“这块表,市里还有第二个人有吗?”

他纤长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稍稍现出手腕地方,露着银色金属表带,和一块别致的表盘。

和那天在酒吧包厢里小白亲昵靠着的男人带的那块一模一样。

回市里,我翻烂了通讯录找不着人,等叶九过来找我时面前空了五六个酒瓶子。

“老板,我上夜班!”

叶九抱怨着拉开旁边的板凳坐下,给自己启了瓶啤的。

“你说,嗝,同志圈里没有一个姓顾的。”

“是啊,真没有,咋了,你看上个?”

我摇摇头,一头往桌上栽。

第二天我从叶九的出租屋里醒来,头疼欲裂,揉着太阳穴到公司干活,中午接到汪文电话,他让我下楼。

“小西,我没别的意思,你几天没回来,我,给你带了点吃的。”

楼下汪文双手捧着饭盒,等我过去了就递给我,“喏,都是你爱吃的,我妈…她叫我给你送过来,我们都挺担心你的。上次是我不对,我气糊涂了,不该说那些重话。”

汪文说得情真意切,像当初在我耳边说甜言蜜语样的认真。

我盯着他手中旧饭盒看,曾经我们刚出校门,都穷得叮当响,特别是汪文。外面一餐太贵又不卫生,他就起早自己做菜让我带公司吃。

如果不是最近发生太多太多事,我想我是真的爱过汪文,之前犹豫是贪心他的好,怕不抓紧就没了。

“小西,无论我当初初衷为了什么,这些年都是我跟你在处着,我怎么对你好,你应该知道。你就真的不肯再给我一个机会吗?”

我这才抬了抬头,对上汪文眼睛,我问他,“汪文,温白真名叫什么?”

汪文突然愣了,我又继续问,“我爸那药费……”

“不是我不给,小西,你现实点,爸那病真的……再说了,钱现在都放我妈那,我拿不了,她会起疑心的。”

“那你现在来找我是什么意思?你别绕弯子了,直说吧。”

“那个,小西……我公司最近有个项目是我负责的,甲方刚好是你们公司,我知道你平时接触的就是这块,你那肯定有不少资料,你看你方不方便现在拷一部分给我。”

我不耐烦的扬手,打翻汪文手里的饭盒,“啪嗒”一声掉地上。

“黎西,你怎么这么自私啊!”

我转身,再多看他一眼都恶心。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