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婚婚相报何时了》(江墨寒/陆清雨)小说阅读by水歌尽

发布时间:2018-10-11 18:03

这本连载中小说婚婚相报何时了讲述了主人公江墨寒陆清雨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水歌尽的倾心巨作,婚婚相报何时了精选篇章:陆清雨也没想让江墨寒救她,在他心里,她永远都没有地位。原来那天江墨寒肯让她下车救人,是因为他早就知道宋望歌是莱斯的情人。

婚婚相报何时了

推荐指数:8分

《婚婚相报何时了》在线阅读全文

婚婚相报何时了第17章 我答应过她

周围变得凝重,似乎都在等着江墨寒的态度。从来都没有哪个女人能让江墨寒肯为她出筹码,所以,陆清雨是不是例外,很关键。

“犹豫?抱歉,我暂时还不会用这个词做事。”江墨寒没看陆清雨,嘴角的笑意不减,如果说楚凛的笑容很如沐春风,那么江墨寒便是充满血性,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下一秒跳起来咬你一口。

陆清雨也没想让江墨寒救她,在他心里,她永远都没有地位。原来那天江墨寒肯让她下车救人,是因为他早就知道宋望歌是莱斯的情人。

“那无关紧要的人,就让她去见上帝吧!”莱斯已经做好开枪的准备,陆清雨有些紧张,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江墨寒喊她来,就是要让她丧命的吗?

她只是没想到,江墨寒竟然这么冷血。

莱斯换上子弹,站起身,走到陆清雨面前,把枪抵在她的额头,他能感觉到面前这个中国女孩的紧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江墨寒似乎很不在意,在和他打心里站。

莱斯眼里充满了凌厉,却在下一秒松了手。只见他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颤着声音说道:“我答应过她不杀人,不能犯规。”

陆清雨没想到会这样,莱斯紧紧闭上眼睛,然后抬了抬手,抓住陆清雨的那个人,纷纷松开手,跟着莱斯离开。

整个办公室里,只剩下江墨寒和陆清雨,陆清雨微微喘息,转身就想走。谁知江墨寒已经起身走到她跟前,邪邪道:“很庆幸没死对吗?”

陆清雨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努力压下怒气,全然没有注意到打他这个行为是多么危险。他一只手就能把她掐死……

“够了!你们的游戏,别拉上我!我玩不起。”陆清雨喘息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打得手发红。谁知,江墨寒却在下一刻把她拥入怀,吻了吻她的长发,气息十分温热。

江墨寒感觉到怀里女人的挣扎,又压着声道:“我不那么做的话,救得了你吗?”

“万一他真的杀了我呢?”陆清雨的声音忍不住哽咽,带着哭腔:“坏蛋!”

“行,我坏。”江墨寒帮她把眼泪擦掉,又吻了吻她的唇瓣,带她离开。与此同时,有人早已透过玻璃看到了里面的情形,似乎还看到了江墨寒撇他一眼的神情,嘴角里带着似有若无的邪肆。

车子缓缓的开出公司,陆清雨坐在江墨寒身边,助理一个人在开车。

“你把宋望歌藏哪了?”陆清雨忍了很久,忍不住问道。说实话,她不知道江墨寒究竟有多少她不知道的住地。所以,有些时候江墨寒没有回酒店睡,是回了自己的别墅。

“你没必要管这个。”江墨寒冷冷地回答她,继续把目光放回笔记本电脑,他似乎在做文案,电脑也是法国版的。

“你把她藏哪了,为什么要这样对她?”陆清雨又问道,无视他突然变化的冷。

车窗外的风景开始往后远去,江墨寒没有再理会陆清雨,这个问题,他从没想过回答她。女人,为什么要加入男人之间的较量?

但是,这次没办法,莱斯唯一在意的,就是这个女人,为了这个女人,他可以连公司都不要。

其实江墨寒的心情不是很好,莱斯竟然敢抓陆清雨来威胁他。只是,在他心里,陆清雨究竟算什么,他还不知道。

“江墨寒,宋望歌身上有很多伤口,你能保障她的安全吗?而且……你怎么知道她是莱斯的爱人?”陆清雨见他不理会她,又忍不住问道。今天,她非得出一个结果不可。

“你不觉得你的话有点多吗?”江墨寒有些不悦,忍住把这个女人扔下车的冲动,这个女人事怎么这么多?

毕竟,他也不是第一次把女人扔下车了,只要和他道不同的女人,他都会让她滚。只是陆清雨不行,如果她下车了,会去哪里?

而且,陆清雨是唯一一个能吸引住他的女性,有陆清雨在的地方,他都会想去到那里,把她绑在身边。

这种冲动,他视为正常,毕竟很久没和女人这么亲密了。他熟悉陆清雨身体的每一个特征,知道陆清雨最怕痒。就像陆清雨知道江墨寒系领带,只喜欢酒红色的一样。

“是,我没什么立场,宋望歌和我认识了不到一个周,但她是我来法国的日子里,对我最好的一个人。”陆清雨忍着眼泪,心里委屈得不行,江墨寒对她一点都不好,对她一直很差,永远不给她台阶下,还为难她,现在又鼓励人家杀她。

“是吗?那请问,陆清雨小姐,你将我置之何地?”江墨寒强调道,薄唇十分薄凉,墨色的眸子也愈发深谙,充满了可怕的韵味。

这个女人竟然敢说一个才相识不到一个周的女人对她最好,她是眼睛瞎了没看到他对吗?

“敌人。”陆清雨咬咬牙,挤出这么两个字,坐在前面的助理忍不住喷了,陆清雨竟然来这么一茬。

江墨寒眯了眯眼睛,忽然就把她摁住,翻身直接吻住她的唇瓣:“敌人?”

忽然被人推倒的陆清雨猝不及防,江墨寒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你……你……”

“你见过这样的敌人?”江墨寒的大手游走在她的身上,低低冷笑。

“我……你松开我!”陆清雨急得小脸发红,连忙推她,最起码还有助理在场,他竟然……

助理静静地开了屏障,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你干什么?”江墨寒松开她,嘶哑着声音问道。视线停留在助理身上,有些慵懒。

“总裁,您要办事的话……”助理紧张地说道。

话还没说完,已经被人打断:“办什么事?”

“……”陆清雨秒懂,连忙护住胸口。

“再多嘴,我不介意把你扔下去!”江墨寒沉着脸,如今竟然是助理来多想?

助理连忙静静开车,不再说话,太可怕了,他才不要下车。陆清雨也不再说话,而是把目光转移出窗外,望着外面的风景。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