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是金水林晓慧的小说在哪看_《嫂子性事》小说阅读入口

发布时间:2018-10-11 18:32

连载中小说嫂子性事是著名作家猴神大叔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金水林晓慧,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现情小说嫂子性事精选篇章:眼镜男和刘斌早就准备好了椅子和绳子,把余菲菲反手绑在了椅子上,余菲菲平常虽说给人的感觉很强势,但此时也被吓坏了,一个劲儿的哭,嘴里不停的求饶,求我们放了她。

嫂子性事

推荐指数:8分

《嫂子性事》在线阅读全文

嫂子性事第6章良知觉醒

余菲菲虽然是个女生,但是劲儿不小,不停的扭动着身子想要呼救,我们三个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她弄到厂子的废车间里。

眼镜男和刘斌早就准备好了椅子和绳子,把余菲菲反手绑在了椅子上,余菲菲平常虽说给人的感觉很强势,但此时也被吓坏了,一个劲儿的哭,嘴里不停的求饶,求我们放了她。

绑人的时候我没动手,因为我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余菲菲突然害怕了起来,愣在原地动也没敢动。

把余菲菲绑好后刘斌先在余菲菲脸上扇了两巴掌,说:“臭婊子,你不是装清高吗,当初老子追你你还敢拒绝我,跟了沈俊良那个小白脸,现在后悔了吧。”

说完刘斌冲眼镜男打了个响指,说:“开始吧。”

眼镜男从包里掏出一个小型手拿摄像机,对着余菲菲开始录了起来。

刘斌伸手去拽余菲菲的衣服,余菲菲立马惊恐的尖叫了起来,问他要做什么。

刘斌眼里满是欲望的光芒,嘿嘿的笑了起来,说:“老子这胳膊是沈俊良弄断的,你是他女朋友,替他还债是应该的,只要你让我爽一次,这笔账就一笔勾销了。”

他说完后旁边的眼镜男立马咳嗽了声,说,“斌哥,那我呢……”

刘斌赶紧说:“哦,对,还得让我这兄弟爽一下。”

我一听这才知道他们早就打好了强奸余菲菲的主意,心里顿时吓得不行,身子抖成了个筛子,颤声说:“斌,斌哥,你不是说就稍微教训她下吗……”

没等我说完,刘斌猛地回头瞪着我,冷声说:“死瘸子,你给我闭嘴,你最好一旁乖乖看着,要是敢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一个字儿,老子弄死你。”

余菲菲吓得脸都没血色了,也忘记哭了,一个劲儿的摇头求刘斌放了她。

刘斌没理她,指指眼镜男手里的摄像机说:“看到他手里的摄像机没,今天的事儿全都会被录下来,你要是敢报警,我就把录像发给你爸妈,发给全学校的人,你这辈子也就不用见人了。”

刚才吓得忘记哭的余菲菲此时突然哇的大哭了起来,是那种很绝望的大哭。

刘斌没有丝毫的同情,顺着余菲菲的胳膊一路滑到大腿、小腿,再到她的脚,他把余菲菲的鞋拽下来后缓缓把她的袜子退了出来,余菲菲光滑白皙的小脚顿时暴露在我们眼前,刘斌激动地厉害,双手捧着余菲菲的脚不停地抚摸,嘴里不停念叨着:“真美啊。”

他那样子像极了岛国电影里的猥琐男,我有些意外,没想到刘斌竟然好这口,不过余菲菲的美脚确实好看,又白又嫩,外形还圆润,跟电视里的脚模有的一拼。

更让我感到震惊的是刘斌看着看着竟突然伸舌头在余菲菲的脚上舔了一口,余菲菲吓得哇哇乱叫,脚不停地胡乱提着,但这反而更加刺激到了刘斌,他眼里的欲望更浓,咕咚咽了口口唾沫。

接着他蹲下身,抓着余菲菲的脚,插进她裤腿里,顺着小腿一路摸上去,摸到大腿的时候摸不上去了,这才作罢,起身狞笑着松了松自己的腰带,接着双手一把拽住余菲菲的衬衫,猛的一撕,余菲菲完美的锁骨,白皙的腹部和粉红色的胸衣立马裸露在空气中。

余菲菲哭的嗓子都哑了,身子不停的挣扎着,但她的挣扎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刘斌欣赏了一会儿她曼妙的上身,接着又伸手去拽她的裤子,因为她的大腿被绑在椅子上,所以裤子拽下来一点就拽不动了,但紫色的内裤和白嫩的大腿上缘还是露了出来。

我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倒吸了口气,感觉心噗噗直跳,仿佛要跳出来一样。

眼镜男见裤子拽不下来,冲刘斌说:“斌哥,给她把绳子解开吧,反正她手被绑着,也跑不了。”

刘斌点点头,伸手一拽,把余菲菲身上的绳子解开了,余菲菲趁机站起来就往外跑,但刚跑一步就被刘斌扑倒在了地上,刘斌狞笑着骑在她身上,撕着她的内裤和裤子就往下拽,她小半个圆润的屁股都露出来了,又圆又白,肌肤嫩如牛奶一般。

我感觉浑身燥热,激动地都快忘了呼吸,一扭头,见余菲菲正满脸泪痕的看着我,神情说不出的绝望,嘶声说:“李白,我恨你!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我心猛的一颤,头脑顿时清醒了,一股巨大的罪恶感瞬间席卷全身。

我噌的出了一身冷汗,立马冲上去拉住刘斌的手,说:“斌,斌哥,算了吧……”

刘斌此时已经兽性大发,红着眼起身照我肚子就是一脚,让我滚开,要不然弄死我。

余菲菲此时抓住机会爬起来就往外跑,刘斌一见赶紧去追,我当时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猛地窜上去,一把把他扑倒在了地上,他顿时啊啊的惨叫了起来,捂着他打石膏的手疼的在地上打滚。

眼镜男一看也顾不上录像了,骂了声跑过来就要打我,刘斌忍痛喊他说:“先追人。”

眼镜男这才跑出去追余菲菲,我也赶紧爬起来跑了出去,一下窜上去抱住他的腿,跟他一块儿摔砸到地上,他挣扎着要起来,我死死地抱住他的腿,不让他动,他一边破口大骂,一边用另一只脚用力的踹我的头,我咬着牙强忍着疼痛丝毫没有松手。

见余菲菲一边跑一边往回看,我大声冲她喊,“快跑!快跑!”

一直到余菲菲跑的见不到了人影,我提着的心才落下去,松开了手,身子好似泄了气的皮球般瘫在地上。

眼镜男跑出去后见追不上了,又跑回来,照我身上就是一顿踹,我抱着头任由他打,刘斌此时也出来了,见余菲菲跑了,立马火冒三丈,捡起地上的一根铁棍狠狠的往我身上抡了下来,那铁棍好似被火烧过一般,每一下打我身上都火辣辣的疼,但我紧咬着牙,愣是没吭声。

刘斌最后打累了,呼呼喘着粗气,蹲下身子抓着我的头发用力的把我的嘴往地上按,让我吃地上黑黄的泥巴。

他一边按一边破口大骂:“操你妈的,死瘸子,英雄救美是吧,那老子今天就整死你。”

眼镜男从旁边捡了一块石头走过来,骂了声吃屎的玩意儿,接着蹲下身子,一手按住我的手,一手抡着石头就往我的手上砸,我啊的惨叫了一声,接着死死咬住牙,身子不自觉的抖成了筛子,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颗颗流了下来。

眼镜男一边砸一边狞笑着说:“叫爷爷,叫爷爷老子就饶了你。”

我紧紧闭着嘴,猩红着眼,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被砸的血肉模糊,但再也没有叫一声。

刘斌冷哼一声,说:“行,还是个硬骨头,老子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

说完他站起来,跟眼镜男说,“把椅子拿出来,给他胳膊架起来,老子废了他。”

我一听吓得脸色惨白,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踉跄着想要爬起来,但刚起身,就被眼镜男一石头砸到了头上,一下扑到了地上。

我感觉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后脑传来剧烈的疼痛感,身上一点劲儿也使不上,任由眼镜男拖死狗似得把我拖到椅子跟前,把我的左手搭在椅座上用脚踩住。

刘斌捡起地上的钢棍走到跟前,低头看着我,嘴角挂着残忍的微笑,那眼神好似在看一只蝼蚁,似乎他只要动动脚尖就能将我碾死。

他把铁棍往我悬空的胳膊上轻轻磕了磕,笑着说:“再给你一次机会,叫我一声爷爷,说你是条狗,我就放过你。”

我紧闭着嘴,一声不吭,扭头不再看他,望向蔚蓝的天边,心里说不出的凄楚与难过,老天爷从来都不是公平的,从来都不是。

刘斌见我没服软,歪着嘴阴沉的笑着说:“好,好,好。”

他一连说了三个好,接着神情一狞,右手握着铁棍狠狠的砸了下来,伴随着咔嚓的一声闷响,我的胳膊陡然间弯曲变形,一股钻心的疼痛瞬间传满全身,我眼一黑,都没来得及叫出一声就彻底晕了过去。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