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主角是孟于非的小说在哪看_《起点人生》小说阅读入口

发布时间:2018-10-11 19:32

已完结小说起点人生是著名作家hewei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孟于非,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都市小说起点人生精选篇章:县里几个局级机关都在双溪设有分局,还有几个局直接设在了双溪,乡镇企业局就是其中之一。双溪的乡镇企业很发达,仅大小煤窑就有二百余家,另外还有近三十个砖窑,近百家碎石厂,尤其有五个蜂窝煤厂,几乎把全县所有乡镇的蜂窝煤的产销垄断了;

起点人生

推荐指数:8分

《起点人生》在线阅读全文

起点人生第6章领导.同事.工作(上)

县里几个局级机关都在双溪设有分局,还有几个局直接设在了双溪,乡镇企业局就是其中之一。双溪的乡镇企业很发达,仅大小煤窑就有二百余家,另外还有近三十个砖窑,近百家碎石厂,尤其有五个蜂窝煤厂,几乎把全县所有乡镇的蜂窝煤的产销垄断了;它们和六个茶厂一起,是镇里主要财政收入来源。相反,几个大的县属企业如酒厂纸厂纺织厂,个个都象进入了更年期的妇女,每况愈下,惹得县里十分恼火,好几次开会研究要把它们踢脱,扔到大街上自生自灭,总是因体制的血缘关系,职工们又哭又闹,县里踢而不脱,只好生拖死拽地养着。如此也好,因为每年春节,领导也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表示亲民爱民关心贫苦的对象,纷纷带着记者和钱粮来,表达对困难企业职工的关心,和他们亲切交谈,不忘他们过去为国家作出的贡献,然后共谋发展大计云云。

乡镇企业局究竟是干什么的?这儿有必要把它作一个简单的介绍,因为现在基本都被撤销了,见不到它的踪影了。作为十多年前在青竺的一种历史存在,它一度代表了乡镇企业在突然崛起过程中领导对它的重视。当年某省某县的这一发明不得了,立即引来群起而效之,不少地方纷纷增设这一机构,以适应本地改革开放。在大形势下,青竺也认定落后就要挨打,抢在上面下文禁止一窝蜂增设乡镇企业管理机构之前,于去年由工业局析乡镇企业股而置。正因为搭末班车,所以成立之初就大受争议,规格降成了二级局,形如非婚生子,被人歧视,职工们也无可奈何地自觉矮人三分。大约由于新开的井容易渗满水的缘故,没几天时间,除了工业局几位原始职工外,就塞满了各个渠道渗漏来的领导们的直系亲转折亲近亲远亲本家的妻家的,当然局长是工业局从几个副局长副书记中选来的,这是必须的,是体现了任人唯贤的。在青竺,这个乡镇企业局没有在各个乡镇再设站所,本月与工业局长期藕断丝连的财务彻底脱勾后,与工业局基本没什么牵连了。由于是才建不久的办公楼,它的办公条件甚至比工业局还好,大楼总建筑面积约八百平方米,全局就十四五个正式职工,人均办公面积五十平方米。当然,乡企局不仅有本局局长们的办公室,还专门为工业局局长赵理置了一间办公室。所以主人公被安排到这儿,也可以勉强认为是落入了福地。

这个乡企局是怎么生存的的?是事业单位编制,职工们的工资是由县财政直接统筹,其余财政一概不管。除之面外,它们自身可以向乡镇企业们收取一定的管理费,当然这笔管理费不能从各个乡镇全拿走,得要和各企业所在乡镇协商分配,否则各乡镇是不买帐的,甚至还从中作梗。因为它是地地道道的挤占了原各乡镇的碗中米饭的,各乡镇已作出了巨大的让步了。又由于财政不负担乡企局工资之外的其它费用,所以乡企局如果自办企业增加收入,上面也就一般不管,盈亏自负。

平时,乡企局干些什么?这个问题现在说来很模糊了,有点难以下笔了,除非是在政府机关长期从事文字工作的人员和决策者有本事清楚地拟出个一二三四点外,其余人要想将其说清就是高难度的思维活动了,总的来说,它们可以为乡镇企业发展提供信息咨询,协调乡镇企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些矛盾,为乡镇企业排忧解难(但不包括为它们提供借贷协调等)。一般而言,除了收费结算和偶尔的统计能见到他们工作人员的身影外,乡镇企业们大都不明白他们和自己的存在有必须的联系。

局长姓高名正民,正而立之年,一张神气活现,意气风发的脸,宛如三大战役都是他一手操作的。常时讲话,一到兴奋处总会高举右手,抄袭毛主席检阅海陆空三军时的经天纬地的姿势向台下挥挥。因此,我们不得不说他是位极有领导才具的领导。两年前,因为有过一次与市委书记区共餐并和市委书记碰杯的人生记录,因此,他时时把这件事放在舌下压着,不时弹出来,让众人感受分享一番:他不止一次亲密地在大家面前称市委书记为“张哥”,不管什么都“只要我给张哥一个电话……”市委书记与他亲密无间的私交已在乡企局里深入人心,大家尊敬他大致也就相当于尊敬市委书记本人了。尽管迄今为止谁也不曾怀疑他是否知道“张哥”的电话是什么。

平时高局长总爱认真学习,提高个人修养素质,他办公室后面的书架上,总是摆着莫测高深的哲学书如《反杜林论》《形而上学》《共产党宣言》《毛泽东选集》等,他也确实下过功夫,把马克思和恩格斯毛泽东等伟人的著作中与老百姓日常话题密切相关的论述如婚姻家庭方面的言论花几天几夜死记几段,并不时温习,平时和同事们闲聊时,他都能精确把抓住时机一字不差劲背上一段,往往语惊四座,把众人吓得瞠目结舌。比如前不久,大家兴致勃勃地谈起法院审理的一起男女偷情引发的家庭纠纷案时,他立即插话:“这个问题,恩格斯早就指出:在不远的将来,两性间的关系当成为仅仅和当事人有关而社会无需干涉的私事,这一点之所以能够实现,是由于废除私有制和社会负责教育儿童的结果,因此,由私有制所产生的现代婚姻的两种基础即妻子依赖丈夫孩子依赖父母,也会消失……这段话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第224页中。可以预见,以后这类纠葛将随着社会的进步而消亡。”在谈到某一位同事明天结婚离婚时,他又能立即抓住时机原文背出教育同事:“马克思主义认为:结婚的人既没有发明也没创造婚姻,正如善于游泳的人没有创造发明水重力的本性与规律一样,所以婚姻不能听从已婚者的任性。”更有一次,工业局的赵局长在位,第一次听到他背诵马列原文的赵局长立即被他唬得战战兢兢,感到莫的恐惧和威胁,因为他的办公室也遮左沓右的装点着这方面的书籍,可是处于这些伟大著作包围之下的他总象扔进盐罐中的石头,每每抱着一本《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就半天提不起精神翻动一页,若将这些伟人巨著比作气质高贵的美女,他则真真达到了柳下惠的坐怀不乱境界,但是这些玩意儿确乎又是人生晋级的难得的加分点。

高局长还有闻名全局的学历,在乡企局里,孟于非未到来之前,他是唯一拥有大学文凭的人,专业是行政管理,学校在北京,取得的方式是函授,这些都是大家口碑相传的。常时,他总是果断地把函授二字去掉,于是有人以为相当于猴子直接把尾巴切除,自然就是人了。局里还有一位副局长,与高同龄的,名叫施怀德,这位施怀德一张肥脸,眉目间总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令人厌恶甚至恶心的气息,而他个人总有内容让人猜想,原因是前年,不知何故他的妻子弃他而去,据说和别的男人跑掉了,并带走了他的不少钱款,这使得他很没面子,故而平时十分忌讳别人谈婚姻女人男女的问题,可同事们每每在这方面谈兴甚盛,每次都不知不觉地刺激着他,每次他总是不便起身去躲,只得铁着脸,满腹狐疑地侦察着谁的话里有险恶的用意,是事在含沙射影。有时,他突然走进办公室,恰逢同僚们的话题嘎然而止,他更要疑神疑鬼,于是一声不响地沉着脸,整天都没法安心工作。局里人人都被他怀疑过,都被他暗中当成心术不正的背后说过他坏话的人,婚姻阴影造成的自卑已使他很难正常地适应社会活动,也使他几乎在所有的女人面前没有信心。平时读书看报,他最受勾引的就是男女婚姻方面的标题,如果找到有谁的妻子背叛丈夫的内容,他立即感到一丝放松,有同路人之慰。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