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楚秉文李瑾瑜小说_优等生的特殊待遇(楚秉文/李瑾瑜)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2:32

连载中小说优等生的特殊待遇是来自欢看平台的一本男频小说,作者为一味鱼,优等生的特殊待遇一味鱼精彩节选:如果她坐在讲台下或许就不会这么想了。楚秉文比她高上许多,也壮上许多,今天穿的外套也是松松垮垮的休闲款,整个人从后面遮挡住了她。

优等生的特殊待遇

推荐指数:8分

《优等生的特殊待遇》在线阅读全文

优等生的特殊待遇第十三章 课堂上的指奸

他的手正在一寸一寸地伸进她的裙子里。

李瑾瑜没想到他如此大胆。

他刚刚进教室的时候还是一切正常,说数学老师去省外学习了,他们的周测由他来代替监考。

这是常事,不想他把她点名叫上去,让她在黑板上做题。

美名其曰她会是标准答案。

李瑾瑜当即觉得不对劲,可想到课堂之上,他应该也不会过分大胆。

谁知他站在她身后,斜倚着讲台,手中拿了份试卷作掩护。

就这样正大光明地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

李瑾瑜害怕底下低头做题的同学听到响动,丝毫不敢挣扎。

“你疯了?”李瑾瑜小声呵斥。

“一个星期没碰你了。”楚秉文振振有词。

李瑾瑜仔细想来,的确如此,她母亲给她请了家教,这个星期一下课就要回去上课。周末更是了,连和路嘉怡逛街的时间都没有。

“我妈给我请了家教,”李瑾瑜无奈跟他耳语,“就连路嘉怡我都一个星期没跟她出去玩了。”

他的大掌伸进丝袜,在她的臀肉上缓慢揉捏,她知道随时有可能被看见,身体紧绷着。

如果她坐在讲台下或许就不会这么想了。楚秉文比她高上许多,也壮上许多,今天穿的外套也是松松垮垮的休闲款,整个人从后面遮挡住了她。

再加上讲台的遮掩,其实安全得很。

这些楚秉文都曾有考量。

“这个周末,周末好么?”李瑾瑜嫌他急色,可在他手指的催动下,她的小穴也湿透了。

“不好。”楚秉文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她。

他不是不考虑她的感受,他看上去强势,其实没有一次真正地强制过她。

她若真不觉得爽,他便会即刻停手。

她也渴望着,渴望着他的玩弄,渴望着他的羞辱,渴望和他粗暴地性爱。

楚秉文太清楚这一点了。

她什么都不知道,被他遮蔽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楚秉文的手钻进她的内裤里,沾上她湿滑的粘液,玩弄她的小阴蒂。

她回头瞪他,得到他极具侵略性的眼神回敬。这让她更加湿润,她内心也想要刺激的性爱,她自己知道。

他总是能满足她。

看穿她浮于表面的矜持假象,毋庸置疑地首肯她是荡妇这件事。

在她规矩的及膝长裙之下,是她那淫乱、沉湎于欲望的罪恶灵魂。

只有他知道。

他的手指更加放肆,一根一根挤开她紧致的穴肉,插进她的里面。

李瑾瑜在试图集中注意力写题,但很快她就不知道自己写的是数学还是英语了。

他的手像是被施过魔法,总是能轻易把她沉寂的欲火点燃。

紧接着星火燎原。

“啊……呜……轻点……”她双腿发软。

“李瑾瑜同学,好好写题,不要开小差。”楚秉文严肃地在她耳边提醒。

手指则和嘴上说的不同,他的动作更加让她难耐,两根手指在挖着她的敏感一处。

“啊……对不起老师……”

李瑾瑜艰难地在黑板上写下一个公式。

这道题不难,如果他不捣乱,她只需要五分钟便能解出来。

其实,只要他不捣乱,这张卷子她都可以提前班级里所有人二十分钟交卷。

只要他不捣乱……

“啊啊……别顶这里……”

李瑾瑜欲哭无泪,她无法抵抗他的手指带给她的快感,这份快意比她自己带给自己的都要清晰。

他的手指模仿性交的动作一次又一次顶在她的敏感一处。

李瑾瑜小穴一收一收地在吸他的手指,拿粉笔写题的指尖也不住地颤抖。楚秉文不禁想到她的小穴往常也是这么吸他的肉棒的。二人之间,欲望升腾。

她把身子的所有力气压在黑板上,喘息中带着哀求。

“我……我要不行了……唔……”李瑾瑜小穴痒得难受,小腹一热。

楚秉文知道这是她快要到的前奏,手指速度加快了许多,一些水声滋滋作响。

“空调又开始滴水了?”班级里的一些学生抱怨道,“不是才修好的吗?”

李瑾瑜听到同学的抱怨,心一惊,慌乱之中楚秉文手指带来的快感愈加强烈,她绷直了身体。

接着她咬住自己的手臂,留下一道淡粉色的齿印,这才没叫出声来,最多只有牙缝泄出来的小声哼哼。

他收回手,厉声提醒道:“还有十分钟。”

讲台之下,学生们略有躁动,紧接着是死一般的寂静。每个人都在赶着写题或是检查。

李瑾瑜回头想给他翻白眼,不想正好看到他修长手指上泛的晶莹,他两只手指打开,中间还拉出一道令她羞愧难当的淫丝。

他当着她的面,两只眼睛像是饿狼看猎物一般地看向她,他伸出舌头,一点一点地舔自己的手指,像是上面的液体是什么珍馐美馔。

他直勾勾地看她,李瑾瑜的呼吸骤然加重。

她又湿了。

她赶忙回头做题,生怕被他发现有任何异常,更怕他再有任何不轨。

下课铃响的前一秒,她放下粉笔,看也不看他一眼,回到座位上。

路嘉怡小声问她:“你是不是怕被他们抄,所以写这么慢的?”

李瑾瑜暧昧一笑,点点头。

“我就知道!”路嘉怡以为她的笑容是认可。

“李瑾瑜同学答的内容是标准答案,你们对照改一下。试卷自己收好,等你们赵老师回来讲评。”

楚秉文说着就离开了,走的时候还眨了眨眼,跟她笑了笑。

李瑾瑜以为这不过是挑衅,没当回事,等回到家之后,才听到母亲传来的噩耗。

她坐在餐桌上,久违的她父母亲都没有应酬,三人一同吃饭。李瑾瑜向来沉默,尤其在父母面前。

“瑾瑜啊,你们班的楚老师对你蛮好的哦?”母亲问她。

李瑾瑜做贼心虚地心脏一缩,清了清嗓子,“还可以吧。”

“你那个作文老师我觉得水平不行,不如你们楚老师。哎呀,要不就请你们楚老师来家里给你讲作文吧?”母亲喝了口汤,灵机一动。

“不好吧,楚老师不同意怎么办。”李瑾瑜想到楚秉文今天白天的所作所为,她就不寒而栗。

“这种事你不用担心。”李瑾瑜父亲发话了,她对父亲尤其敬畏,闭上了嘴。

“那我给你们楚老师打电话啊,都怪我早没想到。”李瑾瑜母亲滑开手机锁屏。

“现在哪个老师不挣外快的,你非去外面请,那些老师水平参差不齐的。”她父亲埋怨道。

“没想到这个嘛,”她母亲把电话打了过去,“喂,楚老师啊,对,我是李瑾瑜妈妈……”

李瑾瑜不想听到任何再关于楚秉文的事,不想看到他小人得志的那副嘴脸,把筷子一放。

“我吃饱了。”

她把嘴巴一擦,缩回房间。

房间极静,她缩在床上,有一种山雨欲来的错觉。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