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优等生的特殊待遇一味鱼_优等生的特殊待遇一味鱼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2:32

优等生的特殊待遇这本男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楚秉文和女主李瑾瑜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孙婉和楚秉文,一直被人在传绯闻。孙婉早楚秉文一年来学校,虽是如此,却年纪相当,二人一直被学校里的学生与老师调侃,说是他俩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优等生的特殊待遇

推荐指数:8分

《优等生的特殊待遇》在线阅读全文

优等生的特殊待遇第十六章 吃醋

李瑾瑜很后悔做出下课去办公室找楚秉文的决定。

她出生以来,第一次这么实实在在地质疑自己的性吸引力。

办公室门是大敞着的,入秋没有开空调的必要,时常开着。

李瑾瑜往里探头。

楚秉文在里面坐着,旁边趴在桌子上的,是孙婉。

如果是其他任何人,李瑾瑜都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为什么是孙婉。

她本不应该对孙婉有那么大敌意的,孙婉是班上的英语老师,隔壁班的班主任。

李瑾瑜从前很欣赏她,一头棕色卷发,身材极好,长相也十分艳丽。她的眼睛眼尾是向上翘的,像一只猫,她的妆容一向精致,容不得半点缺陷。

她从不掩饰自己的女人味,喜欢穿包臀裙。孙婉说话总是优雅而迷人,不会有任何失礼之处。一举一动,皆是风情。

孙婉和楚秉文,一直被人在传绯闻。孙婉早楚秉文一年来学校,虽是如此,却年纪相当,二人一直被学校里的学生与老师调侃,说是他俩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此时,楚秉文正和孙婉有说有笑,孙婉趴在他的办公桌上,胸离他极近。就像那日她在办公桌前勾引他时一样。

与她不同的是,孙婉更加具有诱惑性。

李瑾瑜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上前质问。她走了两步,又退了回去。

她忽然意识到,她没有立场质问他。

当初“炮友”两个字是她说出口的,她跟他除了性的关系以外,也就是老师与学生。

可她的心脏,不由自主地拧着疼。她本是一滩平平静静的水洼,奈何有人将偌大的石头往里砸,惊起小小一滩里的惊涛骇浪。

一切事物在忽然之间冒出极猛烈的不真实感,她的心脏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往外拉扯,就要撑不住,整个裂开了。

李瑾瑜忍住眼泪,一点一点地往回走,她脚步很轻,在吵闹的走廊中像个异类。

她想要报复。

不是那种让楚秉文身败名裂的报复,她只想要他也体会这种疼痛。

如果他也会疼的话。

李瑾瑜脑子里不知为何冒出这样一句。

她惊觉,如果楚秉文对此毫无感触,那她不是一切都白费了?

她只会像个笑话。

李瑾瑜也在赌,赌他在乎。

两天后,李瑾瑜逮到了机会。

李瑾瑜虽然打扮规矩、古板,可长相在那,也因为轻言细语,不会不给面子,经常有人表白。

她时常会以学习为名婉拒。

课间休息的时候,赵元杰来找她。下一节课就是楚秉文的课,她灵机一动,跟赵元杰聊聊也不错。

其实她拒绝过赵元杰一回了,他还是锲而不舍地来找她。

赵元杰长相并不差,穿着打扮也很跟得上潮流,经常会被女孩子表白。性格很外向,是校篮球队的主力。

可偏偏不是李瑾瑜的口味。在李瑾瑜看来,他愚蠢又不自知,智商低又没分寸,除了皮囊以外,没有任何可观之处。

很不巧,赵元杰则是越挫越勇的类型。

李瑾瑜越不理睬他,他越想得到她的青睐。

她在此之前只把他当做甩不掉的牛皮糖,外加只有一腔热血容易冲动的愣头青。

没想到他今日会有此妙用。

“阿瑜,我好久没来找你了,有没有想我?”赵元杰一只手靠着走廊的围栏,问她。

李瑾瑜皱了皱眉,为了自己的报仇大计,她必须忍下来他的油腻情话。

“说的是,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找我。”李瑾瑜抿出一个羞怯的笑。

赵元杰当即看呆了。李瑾瑜对他一直冷冰冰的,何曾说过这么暧昧的话语。他以为是自己的真心打动了她。

“之前校篮球赛太忙了,我这不是一空下来就来找你了。”赵元杰挠挠脑袋,露出少见的憨笑。

“赢了吗?”李瑾瑜问他,顿了顿补充解释道,“我一直忙学习,没有注意过。”

“当然赢了,有我在还能输?”赵元杰自豪地说。

“真厉害。”李瑾瑜淡淡地笑着,在用略带崇拜的眼光看他。

“小意思,”赵元杰没想到李瑾瑜态度变化这么大,“那,阿瑜,这个周末能一起去图书馆吗?”

李瑾瑜踌躇道:“我不清楚我妈妈会不会放我出来,你把时间地点发微信给我吧。”

这已经算是有意向了,赵元杰内心欢呼,苦日子到头了。

正巧在这个时候,上课铃响。楚秉文从办公室走过来。

李瑾瑜目光扫到,嘴角轻轻扯了扯。她犹犹豫豫地看赵元杰:“要抱一抱吗?庆祝你篮球赛胜利。”

这对赵元杰来说仿佛过年,他毫不犹豫地抱紧她。她头发的清香在他的鼻腔环绕,她柔软的一处也顶在他的胸膛上。

李瑾瑜佯作害羞地推开他,实则是为了自己的人设,她不想为了报复楚秉文,被同学看到这一幕。她推开赵元杰,也显露出她是被强抱的。

而在赵元杰看来,她就是害羞罢了。

李瑾瑜回到教室刚刚坐好,楚秉文便进到教室里来了。

他黑着脸,看上去很不高兴。李瑾瑜偷笑,看上去他的确是把那些看得真切。

楚秉文的确看得真切,他很生气。他很久没有这种感受了,他想把那个男生约出来狠揍一顿。

楚秉文自从成为成年人,就没有再这么冲动了。

他不知道李瑾瑜为什么含羞带笑的,像两个正当青春期互相暧昧的少年。

两个人的状态,让他嫉妒。

不是因为李瑾瑜和那个男生拥抱他才气成这样,而是他们俩之间的青涩和纯粹,让他有一种自己十分低劣的感受。

他对李瑾瑜是满满当当的性欲,旺盛的占有欲。他无法给她的爱情,赵元杰能轻松做到。

实际上,就算是李瑾瑜亲口告诉他她和别人有性关系,甚至和别人在他面前做爱,他都不会气成这样。

楚秉文内心深处在害怕。

其他任何事物,钱财也好,性爱也罢,只要是他能给予她的宠溺,他都不畏惧别人会超过他。

只有爱情。

那是他没有的,十分珍贵的东西。

如果她想要,他给予不了。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