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萧君奕无双小说名字_主角是萧君奕无双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2 12:33

最近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主角是萧君奕和无双的小说,小编为各位书友找到了这本小说《夜深闲共说相思》,这本由一碟晓菜打造的小说里,有着怎样的故事等着大家去发掘。夜深闲共说相思第17章:洞房花烛。萧君奕站在院门口,不远处的新房火势渐大,众人都忙着提水救火,却有一名女子偷溜出来,脸上带着狡黠笑意。

夜深闲共说相思

推荐指数:8分

《夜深闲共说相思》在线阅读全文

夜深闲共说相思第17章:洞房花烛

粉色广袖束腰裙将她玲珑曲线勾勒极致,尽管褪去了大红外袍,但那浓妆艳抹的新娘妆还是出卖了她。

萧君奕饶有兴致的看着那贼眉贼眼的小新娘朝这边跑来,几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能让他感觉到一丝丝趣味,似乎与之前的四个,有着天壤之别。

无双压根就不知道有人在观察她,只是慌张的往前跑,还不时的回头,生怕有人追了过来。

“啊!”

没有看前面,竟一头撞到了石头。她吃痛的捂着头,抬眸一瞧,才发现根本不是什么石头,而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确定是人不是石雕吗?男人的胸口这么硬?

无双不敢置信的用手指戳了两下,丝毫未觉萧君奕已是一脸黑线。

“真的是人啊!”

若不是想看她耍什么花招,萧君奕真想马上立刻将她抛出院外。

无双天生就对这种高大强健的男人没有免疫力,不由地抬眸多看了两眼,高高的鼻梁,深邃迷人的凤眸,弧线完美的嘴唇轻抿,一言不发,便已暗自透着股邪魅和神秘。

“你是什么人?”她突然对他有丝好奇,“谁把你绑成这样呢?”

不提还好,一提萧君奕就对这新娘充满厌恶和抵触。

无双狐疑的看着他,突然道:“不会是萧君奕那老色鬼吧!”这是萧府,除了他,无双想不到别人。

萧君奕只恨双手不能动弹,否则他不敢保证,会不会将她拍成肉泥。

“失火了失火了”

耳旁传来下人们的呼喊声,无双陡然惊醒,她不快点去找如意逃命,还聊什么天。思及此,忙拨开萧君奕,扬长而去。

萧君奕也不想拦她,抬腿朝新房走去,她逃了更好,到时候抗旨不遵,可不关他的事。

可是,还没走几步,就被无双拽住胳膊,气喘吁吁道:“那么大的火,你过去送死啊?现在呢,我把你拖回来了,救了你一命,你告诉我后院在哪,算是报答!”

萧君奕疑惑的看着无双,她这是哪门子逻辑?

无双可耗不起,生怕有人追上,忙问:“知道后院吗?”

萧君奕一点头,下一瞬就被无双拖着往前跑:“带我去。”

如意在后院,她不熟悉萧府,恐怕找到天亮都找不到。现在好了,有人带路,事半功倍。

可是没跑一会儿,他便住脚不动,无双纳闷:“到了吗?在哪?在哪?”

她环顾四周,这应该只能算是个花园吧,哪里还有房子?

“先给我解开绳子。”萧君奕开口,背向无双。

他的声音好似在哪里听过,无双狐疑的盯着他的脸,确定从未见过。

“看什么,快点。”萧君奕手一直绑在背后,都觉得要断了。

那绳索好粗,难怪挣脱不开,无双本想威胁他等找到如意才松,可是看见手腕已经被勒红了,不由得心软了,可是,太粗了,怎么都解不开。

萧君奕急了:“去找个锋利的石头。”

“哦,对了,我有匕首。”

匕首?她成亲洞房还带着匕首?萧君奕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

无双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匕首,不一会儿就割断了绳子,忙道:“好了好了,快带我去后院。”

萧君奕揉着手腕,都被勒破了皮,娘还真是一点都不手软啊。

“揉够了吗?我很急的,后院、后院……”

无双拿着个匕首,在他面前晃来晃去,雪白的刀光,让他眉头一凛:“你随身携带匕首干嘛?别告诉我是削苹果的!”

“我确实是削苹果啊。”

“不会是削新郎吧!”

“可以削新郎吗?这个主意不错。”无双傻傻的乐着,忽而发觉说错话,忙打着马虎眼,“什么新郎啊,我们还是去后院吧!”

一切已为时已晚,只见萧君奕陡然逼近,一把拽着无双握刀的手:“凭这把小刀就想削我?沐小姐,你太异想天开了吧!”

“我没说削你啊,我是削……”新郎两个字生生咽回肚子里,无双望着对面的男子,蹙眉凝眸间已然散发着一股迫人寒气,一切是如此的熟悉,让她瞬间失控:“你是萧君奕?”

“现在才发现,还不算太傻。”

无双心一紧:“你想干嘛?”

“你都要削我了,你说,我还能干嘛?”萧君奕紧紧拽着无双的手,顷刻间就勒出道道红痕。

“痛……”无双蹙着秀眉,吃痛的挣扎着,奈何一切都是徒劳,感觉手腕要被捏碎了一般。

她实在太矮了,感觉跟拧着小鸡没什么分别,萧君奕瞅了瞅一旁的池塘,玩味道:“你说,将你扔下去,削我的事就一笔勾销,还算公平吧!”

无双大惊:“别,我不会游泳。”

“是吗?”萧君奕忽而勾嘴一笑,“如此,岂不是更有意思。”

“什么?”无双简直要疯了,破口大骂道,“萧君奕,你这个死色鬼,大变态。”

无疑是火上浇油。

萧君奕拽着她的手,往池边拖。无双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池水,吓得花容失色,她真不会游泳,以前还溺过水,现在更是怕得要命。

“萧君奕、萧君奕……”

她惶恐的喊着他的名字,算是求饶,奈何他全然不理,不把她扔进池塘里誓不罢休的意思。

无双无计可施,只得紧紧将他抱住:“你要敢扔我下去,我一定死拖着你不松,要淹死大家一起。”

“哼。”萧君奕很是不屑,将无双的手指一根根掰开。

眼看就要拽不住落水了,无双惊慌的大叫:“有人来了!”

“敢骗我?”萧君奕压根就不信,将无双最后一根手指掰开,作势欲将她扔下去,耳旁响起一声叱责:“奕儿,你在干什么?”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无双以为要摔成落汤鸡之际,一个强有力的臂弯将她揽起,且在瞬间将她的匕首打落在河中。须臾,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便落入一个坚实怀抱。

“都让你小心了,还好吗?”

萧君奕俯身“关切”的问着,无双却没有站稳,脚下踩到石子一个劲的打滑,吓得她手足无措,慌乱中搂住萧君奕的脖子,竟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的覆上了红唇。

这突如其来的一吻让萧君奕眉头一凛,无双更是呼吸一滞,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初吻竟就这么没了。

萧君奕将她牢牢禁锢在怀里,鼻尖萦绕着少女特有的清香,她的唇很软很柔,就像掌下的娇躯一般,让他莫名的有丝冲动。

明明很讨厌的,可是为何……为何却觉得熟悉?

无双的心狂跳不止、脸颊通红,她很喜欢萧君奕身上那股木香味儿。然而,抱着他如抱着个大冰块似的,让她很快的恢复理智,本能的将他推开。

没有一丝留念,萧君奕放开了她。果不其然,无双脚下不稳,再次狼狈的跌坐在地。

“痛死了……”

无双秀眉紧蹙,没好气的瞪了萧君奕一眼,他是故意的,居然连扶一下都不曾。

然而萧君奕没有理她,只是往前一步,冲来人道,“娘,这么晚,您怎么到花园来呢?”

老夫人这才从震惊中晃过神来,微有愠色的说,“新房都失火了,你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去看看你的新娘子怎样了!你的绳子呢,谁给你解的?”

说着,目光转到无双的身上:“是你吗?放肆的丫头,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吗?”

无双正想开溜呢,被老夫人当成丫头也好,她忙道:“奴婢知错,奴婢是新房的丫头,现在就回去。”

言毕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然而脚似乎崴了,疼得厉害。她也顾不得了,逃离这对母子才是首要的事。

还不及迈开腿就听萧君奕问:“回去,回哪里去?”

无双懒得理他,却不料他竟大步上前,揽过她的纤腰顺势抱起:“娘子,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还是回房吧!”

“娘子?!”无双简直要被气疯了,萧君奕,你乱叫什么!

老夫人也是一惊,“娘子?奕儿,她……她就是沐家小姐?”

萧君奕并没有回答,只是说:“娘,我们先回房了,明早再来给您请安。”

“好、好……”

老夫人喜上眉梢,赶紧让路。总觉得奕儿对这个新娘子不同,看来离抱孙子的日子真不远了。

“你放我下来!”

一路上,无双不断的要求,萧君奕就像聋了一般,对她不理不睬。后来无双也累了,爱抱就抱吧,反正她正好脚疼,也走不了路。

两人沉默无语,就这么“亲昵”的走在萧府,引来无数下人围观,仿若发生了天大的稀罕事一般。

“他们在看什么?”无双实在是费解,“萧君奕,你什么意思,回答一下会死啊!”

“给我闭嘴!”

萧君奕简直烦死了:“我最讨厌话多的女人!”

“你继续讨厌好了,我又没让你喜欢。”无双悻悻的说了一句,门“砰”的被萧君奕踹开。

房间到了!

无双心头一紧,只见萧君奕用脚将门关上后,抬步朝里边的大床走去。

“喂,萧君奕,我能走,放我下来……”

床越来越近了,无双惊慌失措。萧君奕简直就是她的克星,她越怕什么,他越来什么。

“你刚才说我什么来着,老色鬼?嗯?”

他低声问着,冰冷的脸上居然有了丝邪魅的味道,无双只是刹那间失神,竟被他狠狠的压到床上。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