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愿我相思不悲欢》沈清之司南城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6:03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沈清之司南城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愿我相思不悲欢,本小说阅读网提供沈清之司南城小说精彩内容阅读:沈清之流着泪将地上的骨灰小心翼翼的捧到衣服的口袋里,不管瓷片有多锋锐,不管十指尽是血迹斑斑,她仍旧这样执着。想起司南城冷漠的脸,她又忍不住低声哭泣。等她将女儿的骨灰收拾好,回到病房护士就通知她,“沈小姐,有位司先生将所有的医药费都清存了,现在您的费用已经到期,如果您不能继续缴纳费用……”护士还算是比较善良,点到即止。

愿我相思不悲欢

推荐指数:8分

《愿我相思不悲欢》在线阅读全文

愿我相思不悲欢第7章 跪着进去

似乎她决定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是一个错,她保护不了自己,也护不住女儿。

她就是世界上最没用的人。

沈清之流着泪将地上的骨灰小心翼翼的捧到衣服的口袋里,不管瓷片有多锋锐,不管十指尽是血迹斑斑,她仍旧这样执着。

想起司南城冷漠的脸,她又忍不住低声哭泣。

等她将女儿的骨灰收拾好,回到病房护士就通知她,“沈小姐,有位司先生将所有的医药费都清存了,现在您的费用已经到期,如果您不能继续缴纳费用……”

护士还算是比较善良,点到即止。

沈清之脸色比刚才更加惨白,她控制不住自己的颤抖的心,哑声说:“我知道了,我这就收拾东西出院。”

她似乎又错过了一次和司南城合作的机会。

但是,她不后悔。

女儿比什么都重要,他可以不在乎,可是她不能,哪怕女儿无缘来到这个世界,仍旧是她血脉相连的骨肉,是她身上掉下去的肉。

出了医院之后,她孑然一身晃荡在拥挤的马路上,她不知道要往哪里去,也不知道什么地方才是她的容身之地,陆家肯定是回不去了。

想到陆青云的所作所为,她就恨啊。

但现在不是和陆青云硬碰硬的时候,她要忍,没有司南城她就什么都不是。

这种渗透骨髓的落寞感让她伤感,她望着拥挤的人潮,泪水在眼眶打转,最终决定前去人民医院看哥哥沈念之。

她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唯一的两块钱路费还是问护士借的,坐了半个小时的公交车,她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人民医院。

沈念之是单独的一间病房,还没等她推开病房,她听见病房里传来沈父激动的声音。

“只要捐出念之的心脏,是不是我就可以得到一百万?!”

沈清之浑身的血液都在一瞬间冲上头顶,震得她眼睛发花,手脚发软。

她来不及听里面的人还在密谋什么,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门踹开。

病房里的人被吓了一大跳。

沈父正和沈念之的主治医生在商量什么,手中拿着一份文件,发现匆匆赶来的沈清之两人都愣住了。

“不捐!我哥哥还没有死,我不同意捐献!”沈清之像个疯子一样,冲到医生面前。

她将那份合同抢过来愤怒地撕个粉碎,漫天的碎纸飘落,她红着眼瞪着面前的医生。

沈父扫她一眼,眼底是冰冷和厌恶,见到合同被撕掉,他气不过冲上来打了沈清之一耳光。

“你个扫把星你给我闭嘴!你有什么资格说你不答应?如果不是你骚浪下贱,惹出一堆的破事,我的念之会脑死亡吗?”沈父的脸上满是张扬的怒意,那样浓烈的恨要将沈清之拽入痛苦的深渊。

沈父这一巴掌打得很重,让她抠鼻出血。

她趔趄间就倒向一边的墙壁,头很沉,晃动的身体站立不稳,几乎让她要栽倒在地。

“爸爸!”沈清之屈膝跪在地上,“哥哥的心脏还没有停止,脑死亡不代表他就没有醒过来的机会了……不要捐出哥哥的心脏,不要……我的哥哥会醒过来的,一定会的!”

沈念之是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被沈家收养的,哥哥从小就很疼爱她,三年前为了保护她,被一群小混混围殴,最后从高桥上掉下去被医生宣布脑死亡。

就这样,她的哥哥生命就停在二十岁的年华。

所有人都说脑死亡的人不会再醒过来了,可她不信,她相信只要哥哥的心还跳,就不会死的!

沈清之哭得伤心,却不知沈父看见她就烦,愤怒地踢了她一脚,“沈清之你给我滚出去,念之是我的儿子,我是他的父亲,我有权利捐献他的器官。他已经被你弄到这里躺了三年,你还要他怎么样!你是不是要让他死不瞑目!”

这一脚踹在胸口,重力撞来,她肋骨都要断了。

她痛苦地倒地,口中还是喃喃哀求:“我哥没死!哥哥不会死!他会醒过来的。”

沈父难以发泄心中的恨意,又是几脚踹过去,沈清之痛得脸色发白,从口鼻里涌出的鲜血染红她的脸,她不服输地爬起来。

跪行上前,“爸,别捐,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沈父的目光松动,看了一眼病床上插满针管的人,冷冷地说:“前些天手气不好,在娱乐城输了一百万,三天之内你要是拿出一百万,我就答应你。”

又是赌钱!

沈清之眼里划过一抹失望,她就知道是这样。

爸爸竟然要用哥哥的心脏去换一百万还赌债!

“爸爸……您还要赌钱!”沈清之一脸的痛苦。

之前哥哥在的时候,还有人劝着,可是现在没有人劝了,沈父仗着她之前和司南城的关系,所以每次都要问她要钱,她都给了。

但是这个时候,他还要这样。

她好失望啊。

沈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老子要做什么事情轮得到你来管吗?三天之后你要是拿不出钱,老子就要你好看。”

沈父也知道今天要不到钱了,发泄完之后就离开了,也没有留在这里看看沈念之。

医生也跟着沈父要走,沈清之扶着墙站起来,声音带着切齿的冷意:“宋医生!如果你再打我哥哥的主意,我一定……”

宋医生回头撇她一眼,眸子里藏着淡漠的凉意,“沈小姐有时间还是先操心自己。”

当房门合上,沈清之拖着疼痛不堪的身体往前走,看着病床上没有丝毫生气的男人,她脚下一个不支,险些摔倒。

“哥哥……”她踉跄了一下,跪倒在床边。

床上的人正是沈念之,二十岁的年龄,因为长期躺在病床上,皮肤苍白得透明,五官虽然青涩但仍旧英俊,眉间藏着一抹痞味,他的眼角有一颗细小的粉色泪痣,睡着的他这样安静无害。

“哥哥……我好想你。”她看着他,眼泪不受控制的往外涌出,沾染血迹的手指颤抖地去触他的眉眼,“哥哥,你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呢?你已经睡了三年了……没有你在,我就没有了家。”

床上的沈念之没有一丝反应,双目紧闭着。

脑死亡在医学上就是真正的死亡,只是身体还能依靠药物和机器位置。

三年前哥哥出事,她不愿意这样放弃哥哥,所以选择跟了司南城。

所以哥哥这一大笔的费用才有人承担,时至今日,她仍旧不后悔当初的决定。

在病房里和哥哥说了一会话,她想到和沈父约定的一百万,眉头就紧紧的皱起。

司南城,她还是只有去找司南城。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保住哥哥。

有了这个决定,她便镇静了,强忍着身躯的痛楚,去洗手间将身上的血迹擦洗了,没有合适的衣服,她就穿着病号服去北宫娱乐城。

夜幕将至,北宫娱乐城这五个字闪闪发光,她拢紧单薄的衣裳,迈着坚定的步伐往里面走去。

北宫娱乐城对她来说,是最熟悉不过的地方。

三年前,她和司南城缘起于此,三年后,她还是要回到这里。

她的脸上是视死如归的表情,还没走到门口就被人拦住。

“我来找二爷。”她说。

守门的保镖看她一眼,见到那满脸的疤,不禁发抖。

“二爷说过,沈小姐要进北宫娱乐城,从这里跪着进去。”

轰隆——

跪着进去?

沈清之的面色骇然大变,垂在双侧的手死死的握紧,刺破了掌心的伤口,她不觉疼痛。

只是耳朵里不断的盘旋着跪着进去四个字。

司南城……当真是狠的。

她整个人都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心脏却仿佛被坚冰包裹。

夜晚北宫娱乐城正是最热闹的时候,司南城却要她跪着进去。

他就是想要惩罚她。

夜风更凉了,吹得她心里发寒。

在所有人的注视吓,她慢慢弯下了身体,挺得笔直的背脊一点点的弯折,僵冷的双腿也在屈膝。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