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房东与房客林诗曼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6:33

想要知道肖凡和林诗曼之间的故事走向了何方吗,今天,小编就为你们带来这本《房东和林诗曼》,让你沉浸在无色界定构筑的世界里,品尝肖凡林诗曼的故事。房东和林诗曼第13章 一朵奇葩。林诗曼躺在床上背对着老公,似乎把王忠文吵醒,所以动作很轻,还极力咬住红唇,露出一副痛苦而享受的神色。

房东和林诗曼

推荐指数:8分

《房东和林诗曼》在线阅读全文

房东和林诗曼第13章 一朵奇葩

她的裙摆也因为自己不断的动作,和扭动的身体渐渐缩了上去。

不过依旧勉强遮住翘臀,只能看到那芊细娇嫩的手在有规律的动作着。

她的另一只手伸进了睡裙的衣领,肆意玩弄着自己的胸,在睡裙下变换着各种形状。

我极力吞咽口水,不由自主的脱掉了裤子,反应已是坚硬如铁。

我忍不住拿起了手机,给林诗曼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你在干什么?”

然而林诗曼完全没有回复,仿佛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无法自拔。

我本来想调戏一下她的,既然没回我便放下了手机,终于控制不住的在电脑前对着监控也开始安慰自己。

林诗曼紧咬着唇,身体蜷缩在一起,微微扭动着,手在裙下的动作频率越来越快。

而我的手也随着林诗曼的动作不断加快速度,并幻想着我将她压在身下疯狂输出。

我俩虽然隔着一个屏幕,但此时心里却似乎能感受到她的心意。

“我爱你,林诗曼。”我对着电脑屏幕说了一句。

最终林诗曼坚持不住了,两腿突然张开,抬起翘臀紧绷住身体,手指的动作停了,水却从裙下喷了出来。

那场面,令人心神为之震颤。

我也快坚持不住了,进行最后的冲刺。

哪知道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还伴随着张婷的声音:“肖凡,你睡了没呀?”

我浑身一震,动作立刻停止了。

想不到这时候张婷居然回来了,还在敲我的门!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刺激,让我一瞬间达到了快乐的巅峰。

身体僵硬,紧紧握住,如水枪一般爆发。

于此同时,只听“咔嚓”一声,门居然被张婷打开了!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平时一个人在家都是不锁门的,想不到竟然让刚搬进来的女孩闯了进来。

掩盖自己的窘态倒是其次,电脑的监控画面千万不能让张婷看见!

正处于极限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光着屁股一个箭步上前,关掉监控画面,并合上笔记本电脑。

几乎是下一秒,门已经被完全推开了,张婷穿着一身皮衣短裙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我手放在笔记本上,站在电脑桌前,愣愣的看着她。

因为刚发泄过,完全没清理过,而且反应还没呈现疲软状态,依旧雄赳赳气昂昂的挺立着,正对着她,可想而知现场是一幅怎么样的画面。

而张婷也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光着身体的我,视线一直盯着我的反应,过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红着脸问道:“你……你在干什么?”

反应过来我的尴尬无比,赶紧用双手捂住,还能摸到黏糊糊的一片,没好气的说道:“你说我在干嘛?”

看到我的窘态,想不到原本有些羞涩的张婷却“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肖凡,你真的在打飞机吗,嘻嘻,我进来的可真不是时候,打扰了你的好事。”

“既然知道还不给我出去!”我有些无语了,这样的女生还是第一次见。

实际上,长这么大,我也就和两个女生交往过,高中一次,大学一次。

可那时候大家都是青春单纯的时候,摸个对方的手都要激动好几天,就更别提什么同居了,所以可悲的是我到现在还算是处男。

大学毕业,女友和我分手的时候骂我是傻比,我当时有些生气,对她进行了反驳。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就是一沙比。

而此时此刻,张婷不但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反而笑意盈盈的看着我,说了一句:“你一个大男人害羞什么,把手拿开让我看看,我还从没见过那么大的哦!”

我心里顿时闪过一个词语:一朵奇葩。

“这可是你说的,你要看我就给你看好了!”尴尬之余,略带着一丝不悦的我索性拿开了双手,坦然面对张婷。

既然她一个女生都不介意,我一个大男人还有什么可害羞的?

大概张婷也只是想开个玩笑,没想到我会真的拿开手给她看,盯着我的反应又愣了好几秒,俏脸耍的一下变的通红无比。

“咦,真恶心……”她似乎看到了黏糊糊的精华,面红耳赤的转身逃出了我的房间。

我长吁一口气,拿纸巾清理了一下,心想以后一定要锁自己卧室门了。

然后我,才穿上大裤衩走出房间。

客厅内,张婷坐在沙发上低头玩着手机,俏脸依旧有些红晕。

“你找我什么事?”张婷的害羞让我有一种反客为主的成就感,此刻也没那么尴尬了,淡然问道。

张婷抬头看向了我,朝我翻了个白眼:“你个大男人,做那种事情怎么也不知道把房门锁上呀?”

“以前就我一个人住,没那个习惯。”我笑了起来,“你在和林老师发信息?”

因为在她面前,我看到她手机里林诗曼的微信头像,二人似乎聊了有一会了。

“是呀,我把你做的事情告诉她了,哼哼,看你还欺负我。”张婷得意的笑了起来。

“你告诉她做什么?”我疑惑道。

“让她看清你的真面目呗,以后遇到你这种变态的家伙远点。”

我哭笑不得:“那她有没有说什么?”

“我就奇了怪了,她居然帮着你说话,说这是男人本身的需求,找不到解决的地方只能以这种方式满足自己,而女人也是一样。”

我不由微微笑了起来,的确,林诗曼刚才做了和我一样的事,显然是能理解我的心意的。

“刚才你把我吓到了,你说该怎么补偿我?”张婷眼珠子转了转,突然转移话题问道。

“我把你吓到?是你自己要看的好不好?”

“我开个玩笑,哪知道你这男人当真了,不行,必须补偿我。”

“你要我怎么补偿你?”我问道。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