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夫君你欠我一场恋爱何顷言青小说第15章_夫君你欠我一场恋爱第15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7:03

白发问三千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夫君,你欠我一场恋爱,目前处于已完结,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夫君,你欠我一场恋爱,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花扬喜一路走,一路想着自己的心事。刚到一处假山背后,她听见有人窃窃私语。好像提了个少奶奶的字样,这何家的少奶奶不就是言青吗?难不成还有人背后嚼她舌根?花扬喜留了心神,没出声,她在暗处偷听。

夫君,你欠我一场恋爱

推荐指数:8分

《夫君,你欠我一场恋爱》在线阅读全文

夫君,你欠我一场恋爱15、好夫君

花扬喜这天从外面回来,手里提着两包中草药。这是她特意去药房找相熟的郎中抓的。女人的身子还是需要养。这言青对她自己老是不上心,这都嫁做人妇了,还一天天的生冷不忌,各种记不住日子。她不知道为人娘子,先生个大胖小子是关键吗?

每次花扬喜想向她口中探听一点她和何顷的闺中密事,她总是闭口不提,抑或顾左右而言他。她再追问,她就说难为情。这亲娘儿俩说说这些有啥难为情?她也不是真无聊到要去八卦这些,她是真的关心自己女儿的幸福,还有这未来的外孙什么时候能来。现在也才几个月,肚子没动静也是正常,可花扬喜还是担心万一是身体上的毛病。这丫头打小就粗心大意,月信也是时来时不来。她可得想办法给她好好的调养调养。

花扬喜一路走,一路想着自己的心事。刚到一处假山背后,她听见有人窃窃私语。好像提了个少奶奶的字样,这何家的少奶奶不就是言青吗?难不成还有人背后嚼她舌根?花扬喜留了心神,没出声,她在暗处偷听。

“你是说他们现在都还没圆房?”

“圆没圆房我不知道,反正成亲第二天少奶奶就让多准备了被子进去。她和少爷是睡同一张床,但是是两个被窝。”

“这还真是奇怪,这新婚的年轻小夫妻哪有这样的,怕不是有什么毛病?”

后面的话,花扬喜是听不下去了。她从另一条路绕了回去,满脑子都重复着刚才下人说的话,他们怕是还没有圆房!她很生气,心里把言青骂了个遍。这都嫁人了,还这么不知好歹的瞎胡闹,把夫君晾一边有什么好处吗?这是要逼着他纳妾啊?这鬼丫头到底在端个什么清高?莫不是还想着那不声不响就走了的混小子?

花扬喜找到言青的时候,言青还在灶房里忙活。也不是事事都要她亲力亲为,只是她觉得自己在厨艺上颇有些造诣,就算不动手,她也喜欢在旁边指点指点。吃的东西,总是要精益求精才好。

“你这面团还得狠狠地揉,不要怕浪费力气,你越是用力揉了,做出来的面条才越劲道。”平时马虎惯了的人,说起做吃的,那是再精细不过。

花扬喜一进门就重重的咳嗽了一声,脸垮得比被人骂了祖宗还难看。

言青看这架势,就知道不对劲。

她慌忙的把花扬喜拉了出去。有些事情还是背着下人好,母亲的性子她很清楚,看这脸色,肯定是要找她麻烦了。

“娘,这是怎么了?你生哪门子气啊?”言青仔细回想了一番,很确定这几天表现良好,完全没做什么能让她不痛快的事。

花扬喜狠狠的把手里的两包药材摔到地上。有些愤怒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可能只有肢体语言才能让言青感受深刻些,这事她真是做得太过了。

言青连忙蹲下身看她摔地上的是什么。“娘,你是生病了吗?”纸包已经摔破,里面的药草露了出来。是 因为生病了,而她这个做女儿的却一点也不知道,所以才发这么大的火?

“我没病,我看是你有病!正经拜堂成了亲的夫妻,要睡两个被窝,这到底是个什么毛病?你给我说道说道。”花扬喜一股脑的把心中的不快抖出来。

言青拾起药包,垂着头,怔怔的说不出话。能怎么说?说自己还没把这身份换过来?自己到底还在坚持着什么?还在盼着王闻回来吗?回来能怎样?她和他也再是不可能。

一想到这个王闻,心里又是怨恨,又是委屈。什么人啊?现在都还是音讯全无。他会不会是遭遇了不幸,还是在外又遇见了什么红颜,什么知己?

言青心里乱糟糟的,半天开不了口。花扬喜又是一副不问出个子丑寅卯不罢休的架势。言青心里郁郁。她是做了什么,就要过得这般憋屈。这样想着,眼中居然有了泪意。

“这成亲都几个月了,你肚子没个动静,我也当是没碰上正经日子,如今看来,倒是你在作怪。你说,你们是不是还没有坐实夫妻名分?”

花扬喜不依不饶,说得话尤其尖酸刻薄,不留一点情面。已经有下人觉出异样,开始对她们探头探脑。

言青又羞又恼又委屈,抹了把眼泪跑了。

母女俩才吵吵了一会儿,李香婕这里就收到了消息。她约了平时几个要好的太太在花厅里打马吊。这日子天天过得忒乏味,总是要找点娱乐打发时间。

汪婆婆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李香婕满意的点了点头。她这个做婆婆的自是不好说什么,让亲家母去过问,自己还可以省下不少事。

也真是搞不明白这两夫妻是怎么回事,看自己儿子对言青这丫头还是颇上心的。就怕他事事都迁就她,把她宠的无法无天。这言青打小就没有言婉善解人意,很多时候做起事来都有点着五不着六。不过她心思简单,心眼实在。要不然她也不会同意自己儿子将她娶过门。

现在就盼着花扬喜能好好的给她施加点压力,让她清醒清醒。现在可是为人妻,为人儿媳了,哪能还是在家做闺女的做派?

亲家母的手段她是很清楚的,她就等着好消息传来。

言青难过了一阵,回过神又在想,这母亲是怎么知道他们夫妻晚上分被窝睡的?难道是何顷去打了小报告?不对,姐夫不可能是这种人,他是最不屑背后给人使绊子的。肯定是何家的下人背后嚼舌根!天啊,那肯定她的婆婆也知道了。她可是一直殷殷盼着自己能给何家多生几个子孙。她肯定也对自己不满了。

前一阵得罪了公公,还没想到办法补救。现在又要惹婆婆不高兴。言青感觉真心无力。

这晚,何顷回到房间的时候,心里小开心了一下。床上没有两大堆被子。一床玫瑰红绣花锦缎被规规矩矩的摆放在雕花架子床上。

“这是?”何顷心里想问的是,这是要睡一个被窝了吗?但他是谦谦君子,这么露骨的问题到底没好意思问出口。

言青坐在铜镜前,顺着自己的头发。做女子也真是麻烦,早上要花时间把头发挽出各种发髻,晚上还得花时间把发髻都拆散。

她当然知道何顷问得是什么。“也不知道是谁乱嚼舌根,我娘知道我们分被窝睡,把我臭骂一顿。”言青嘟嚷着,“你都没意见,她们是在掺和个什么劲啊?”

谁说他没意见?这种情况,是个男人都该有点意见吧。何顷无声的抗议,她的娘子当真是不了解男人。

“你别怨他们,他们也就是想多有几个孩子,家里多添几分热闹。”

“你娘是不是也给你施加压力了,她应该也知道了吧?是不是也敲打了你?”言青觉得婆婆没找她麻烦,大概是去找何顷说道了。

“可不是嘛,不过还好我给她搪塞过去了,总是要等你准备好的。生孩子的事也是急不来。”

“还是你好,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是理解我的。”

这高帽子戴得!何顷真是不甘心。

睡一个被窝里,也还拉手,不过还是井水不犯河水。总算是又进了一步,不可避免地多了些身体接触,何顷安慰着自己。不要问他那么多个夜晚是怎么熬过来的,那是一个让人心酸的问题。他以前是言青心中的好姐夫,现在总算是好夫君了。

言青觉得在何家的日子过的不太舒坦。小豆子去了学堂,她变得无所事事。不用她做饭,不用她洗衣,也不用她伺候公婆。她每天就是盼着小豆子下学,也顺便盼着何顷回来。

外人可能会羡慕她这样的少奶奶生活,可她自己觉得好无聊。天天要面对花扬喜的各种指桑骂槐、横眉冷眼。还有李香婕的弦外之音,何锡寿的视而不见。言青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来没有如此苦闷过。

何顷是家里最懂她的人,小豆子是最喜欢她的人。可他们天天都要去学堂。

“夫君,给你商量个事呗?”

言青殷勤的给何顷脱下外衫,给他拧帕子擦脸,给他脱鞋袜泡脚。活脱脱一副小媳妇的忙碌样。

何顷心里很受用。他知道言青这么狗腿肯定是有事要找他帮忙,所以他也就先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听她开了口,也没搭话,用了一个眼神示意她说下去。

“我天天在家闲的慌,能不能去学堂帮点你的忙啊?”言青大眼睛忽闪忽闪,满脸真诚的看着何顷。

“你能帮什么忙?去打杂?这何家的少奶奶要是去干这个,人家怕是会笑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家怎么亏待你呢!”

言青想了想,也是,自己上学堂那会不上进,虽说斗大的字还是认识不少,但还没有能去当女先生的本事。学堂好像还没什么能让何家少奶奶胜任的职务。

“我去伺候你吧!你看,你天天忙进忙出,定是乏累的很。我去给你端茶送水,捶腿揉肩总还是可以的。”

何顷抬起头,深深的看了言青一眼。伺候他?在家也没享受过几次这样的待遇啊!

“夫君,别看我平时不大会说好听的话,其实我还是心疼你的。这么一个学堂需要你打理,还有庄子上的那些事,我虽帮不上什么大忙,但还是可以给你打下手。什么跑腿、传话那些事你尽管吩咐。”

为了证明自己真的能起到相当大的作用。言青还真给何顷不轻不重的捏起了肩膀。别说,她手艺还真是不错,这得感谢她娘使唤了她好些年。

“关键是我觉得我们在一起做事能够增进感情。你天天忙东忙西的,我们两人能待一起的时间就只有晚上了,这样也不太会生出什么夫妻情意。到底我们也成亲了,这样也不是办法。”

言青这段话说得越来越小声,她脸上有点烧,不过她觉得自己说的也都合情理。她并不是为了让何顷答应才这样说来诓他的。

说晚上待一起不会生出夫妻情意,何顷是很想给她纠正一下的。其实最能生出夫妻情意不就是晚上睡一张床吗?是这丫头压根没给他施展的机会啊。不过最后一句,何顷觉得还是很入耳,这是要开窍了的节奏啊。他还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吗?

“让你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可不能靠着我们的这层关系就不好好做事,也不能给何兜兜任何特殊照顾,大事、小事你都得听我的。”

“我知道的,夫君!你难道不知道你有一个顶聪明、顶勤快、顶有分寸的娘子吗?我都听你的,我还会处处给你留脸面,让你成为大家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何顷笑了笑,这言青夸起她自己来,倒是很不遗余力。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