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主角是君子诺夏悠悠的小说在哪看_《病态总裁囚宠妻》小说阅读入口

发布时间:2018-10-12 17:03

连载中小说病态总裁囚宠妻是著名作家酒心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君子诺夏悠悠,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病态总裁囚宠妻精选篇章:“……早。”她呐呐着,她的身子本能地向后仰着,想要拉开点彼此间的距离,却才发现,她的手还被他紧紧的握着,而她的腰被他另一只手环祝

病态总裁囚宠妻

推荐指数:8分

《病态总裁囚宠妻》在线阅读全文

病态总裁囚宠妻第16章

“那又怎么样呢?”他问着,看上去是如此优雅,又是如斯淡漠。

而她突然有种害怕的感觉,这个男人,不会爱上她,就算再给她三年甚至十年的时间,他也不会爱上她!

一个晚上,夏悠悠因为身旁睡着君子诺,以至于到了快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双眼正对上了一张漂亮的脸庞。

是君子诺的脸!

他凑得她极近,以至于她可以轻易地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可以在他的瞳孔中,看到自己惊诧的表情。

他醒了多久了?夏悠悠这样想着,就听到君子诺轻轻地喃喃着,“悠悠,早安。”

他的脸上,露出着宛如朝阳般的笑容,秀美而稚气。就好像一个孩子,得到了朝思暮想的宝贝,很是满足。

“……早。”她呐呐着,她的身子本能地向后仰着,想要拉开点彼此间的距离,却才发现,她的手还被他紧紧的握着,而她的腰被他另一只手环祝

“松下手,让我起来。”夏悠悠道。

君子诺这才不甚情愿地松开了手,夏悠悠赶紧坐起了身子,拢了拢自己因睡觉而乱糟糟的头发,正想要下床,一双手臂却突然从背后环住了她。

他的下颚枕在她的肩膀上,声音带着一种起床后特有的沙哑,“只有48天了。”他道。

“什么?”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再过48天,你就是我的。”到了那时候,他要她像昨晚那样,陪在他身边睡。这样,他可以感觉到她身上暖暖的体温,可以重新得到那种久违的安心感觉。

仿佛……空空洞洞的世界,又开始被填满着……

“悠悠,我好想那一天快些来。”他呢喃地说着,而她这时才明白过来,48天,是距离十年之约的时间。

可是,她却希望那一天越晚越好。“我……去洗脸刷牙!”夏悠悠猛然道,掰开了君子诺环在她腰上的手,匆匆地下了床,奔进了病房中的洗手间。

君子诺半垂着眸子,看着自己空落落的双手。在她离开的那一瞬间,仿佛……什么都空了!

原本醒来后,看到她的喜悦,满脑子的念想,现在却……

紧抿着薄唇,他的双手一点一点的收拢着,手心中,指腹上,还残留着她的余温。

走下床,他走到了洗手间前,猛地打开了门。

“啊!”夏悠悠正在刷牙,听到门声,整个人一惊,就看到洗手间的镜子中,映着君子诺的面容。

她赶紧吐掉口中的泡泡,“你怎么进来……”

话还没说完,身子已经被他压在了洗手台上。

他俯身,双手撑在洗手台的两边,把她禁锢在了自己的怀中,“因为我不是你男朋友吗?所以你还是没办法接受我?”

夏悠悠一惊,他的眸子直直地盯着她,面部的线条绷得紧紧的,就像是已经把她给看透似的。

他可以是空洞麻木的,却也可以比谁都要敏感。

夏悠悠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拖延时间?还是现在就把话和君子诺把话挑明。迟疑了一下,她终于还是说了一声,“是!”

有些话,莫名的,她不想骗他。

可是她的这一声是,却让他的脸上更多了一层冷意,“为什么?”他质问着,就像是控诉似的。

“因为……你没有爱上我,而我也……”她的话还未说完,唇已经被他的手用力地捂住,以至于她没办法再说出一个字来。

“别说下去,悠悠,别再说下去!”他吻上了她的下颚,舌尖不但地轻舔着,吮吸着,就像是干渴的人,在拼命地喝着水,抓住着求生的机会似的,“我说过了,我会爱上你的,所以,别再说下去了!”

不想去听她那未说完的话,也许听了,他会失控,会做出一些疯狂到自己都无法控制的事情。

唇,被他捂得死紧,就连她的双颊都在隐隐作痛。夏悠悠感觉到君子诺的唇沿着她的下颚,一路往下……他的牙齿,在咬开着她衣襟的纽扣……

再这样下去的话,他会……

夏悠悠一下子挣扎了起来,然而君子诺的另一只手,牢牢地扣着她的双腕,身体有技巧地压着她的膝盖,让她没办法动上分毫。

夏悠悠衣襟的扣子被解开地越来越多,随着领口处的敞开,胸前的肌肤因突然曝露在空气中,而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不要,她不要这样!

可是他的唇,却已经在她的胸口游移着,不断地洒落下一个个细碎的吻。

“我会爱上你的,一定会爱上你的……”他不停地说着,不知道是在说给她听,还是在说给他自己听。

夏悠悠的脸涨得通红,突然感觉到他捂着她唇的手有些松动,于是艰难地挪动着唇,猛地张口,咬住了他的虎口。

她这么做,无非是希望他可以吃痛,然后移开手。

可是,他却像是失去痛觉似的,任由她咬着,唇依然还在亲吻着她胸前的肌肤。

明明是她在咬他,明明该痛的人是他才对,可是她却觉得,自己的牙齿在发颤,当血腥的气息一点点地从牙齿浸透入唾液中,蔓延到口中的时候,她蓦地松开了口。

她……咬伤他了吗?!

“君子诺,你……别这样!”她费力地说着,“你刚才也说过了,还有48天,所以……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现在的她,唯一能抓住的,只有时间这个救命稻草。

他的动作蓦地停了下来。

她猛地喘了一口气,这才继续道,“更何况,如果爱是说爱就能爱上的话,那么就不能称之为爱了。”

“是吗?”他的脸埋在她的胸前,声音带着一种奇异的沙哑,“为什么我可以,你却不可以呢?”

她哑然,或许在他的世界中,她的道理,永远都说不通。

“悠悠,告诉我,要怎么做,你才会爱上我?”他的鼻音重重的,肩膀一抽一抽的,而她,可以感觉到自己胸前的肌肤,在逐渐地变得濡湿……

他……哭了?

她愕然地看着埋在她胸前的人,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头顶,他的肩膀……却完全看不到他的脸。

胸前的湿润更多了,而她的耳边,回荡的是他的哽咽。

一下一下,清晰,却又刺痛着她的耳膜……

原本对他的生气愤怒,在这一刻,却奇异地慢慢隐去,转而变成了一种无奈。

他所问的问题,答案却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夏悠悠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君子诺,于是,只能任他在她的胸前一直哭了很久,直到身体开始发麻,他才终于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她几乎是落荒而逃地离开了病房,甚至没敢去看他的脸。因为这会儿,她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是斥责他刚才那种野蛮霸道的行为?还是去心疼他的哭泣?

君子诺一言不发地看着夏悠悠的身影,逐渐地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中。而当崔凡走进病房的时候,就看到君子诺呆呆地站立着,双眸空空洞洞,没有一丝神采。

这样的眼神,让崔凡隐隐觉得似乎有事发生,环视了一下房间,他问道,“夏悠悠呢?今天你出院,她不来吗?”

君子诺却像没听到似的,依然维持着呆站的姿势,一动不动。

崔凡走得近了,才发现好友的眼眶通红,脸上,竟然还有着未干的泪痕。

子诺……哭过了?!

崔凡吓了一跳,随即问道,“你和夏悠悠怎么了?”能够让子诺这副样子的,想来想去,也只有夏悠悠了。

君子诺缓缓地抬起头,像是在看着崔凡,只是视线却又仿佛没有焦距,“要怎么做,悠悠才会爱上我?”原本清冷的声音,此刻却是沙哑无比。

崔凡一愣,“她对你说了什么吗?”

可是君子诺却并没有回答崔凡的问话,而是径自道,“为什么我可以爱她,她却不可以爱我呢?”

这一刻,崔凡真想立刻就找到夏悠悠,好好问问她,她究竟对君子诺说了什么,以至于他会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这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简直就像失去了灵魂似的。

“你……只要她吗?”崔凡问道。只要子诺想的话,完全可以找到比夏悠悠好太多的女人。

“对,只要她。”君子诺道,从6岁那年起,他所要的人,就只有她!

“如果得不到呢?”崔凡试探性地问着。

君子诺的脸色倏然变得苍白无比,唇颤着,却吐不出半个字。身体在发抖,每一根神经都在战栗着,那是一种无法控制的本能——本能地在害怕着这种可能性!

得不到,他会得不到她吗?心脏在不断地收缩着,每一次的收缩,都夹带着一股疼痛,痛到整个心脏,就像要爆裂似的。

他的手指抓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半晌,终于喃喃着,“很痛……这里……很痛……”

而崔凡,一脸震惊地看着君子诺,要是得不到夏悠悠的话,那么子诺……恐怕也活不下去吧!他的脑海中,突然有着这一种认知。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