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叶南望叶北顾小说免费阅读章节_叶南望叶北顾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7:03

今天给大家所推荐的这本小说叫做《彼时江山夜雨》,是作者雨过亭台西所写的一本古代爱情小说,小说中的主角是叶南望、叶北顾,小说内容丰富,人物刻画传神,下面给大家带来彼时江山夜雨第二十章冬雪未央:叶舟将信看完后便要进宫去找叶萧懿。经过月亮门时,狐裘领子被梅花树枝勾了一下。树枝弹回去时抖落了枝上的红梅花瓣和积雪,又正正掉在南望去年用铁锹挖开的那片土上。

彼时江山夜雨

推荐指数:8分

《彼时江山夜雨》在线阅读全文

彼时江山夜雨第二十章冬雪未央

第二日,南望和将士们起了个大早,将同伴的遗体葬在松雪岭下。那时,苍蓝的天幕上还挂着几颗星子。

此次的出师不利让南望的情绪有些低落。她避开了所有人,回到半山腰的湖边上坐着打水漂。离家还不到一个月,她便开始想念凌苍城中的热闹景象。想那推着推车沿街叫卖糕点的小贩、潇湘楼里飘出的酒香,甚至……还有些想三五成群经过将军府门前,在看见她后笑声清脆的小姑娘。

若是没有战乱,南望便可以每日呆在府中当个闲散少爷,陪叶启遛鸟,和叶舟下棋,偶尔被叶萧懿召进宫去喝酒看花。虽然看起来太过碌碌无为,但她有为的时候却也是民不聊生的时候。如此想来,还是碌碌无为的好。

山下传来低缓缥缈的古琴音。南望仔细听了听,认出是东源巫师们都会的安魂曲,想想约是北顾在弹奏。南望不自觉地笑了笑,没想到他竟也会做出这种事。乐声随着雾气在山中缭绕,宁静悠远,仿佛真的能安抚已故将士们的灵魂,将他们送回故土。

松雪岭不宜久留,整顿好后,一行人再度动身。先前,将士们在路上都会大声地聊天唱歌,如今气氛却是低迷。南望和北顾并排走在最前面,也是各自沉默着。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再加上前一晚包扎好的伤口在寒风里还是隐隐作疼,南望的思绪便有些乱,不想与北顾多话,怕没几句又要吵起来,惹得心更烦。

队伍在肃穆中前行,雪地里留下长长一串马蹄印。山上只剩下寥寥的马铃声,却更显寂静。山间云雾弥漫,成群的大雁掠过天空,拖着的长鸣像一首苍凉的歌谣。

遥远的凌苍城中,将军府前院的葡萄架上缠满枯藤,枯藤下原本摆着棋盘的石桌上现在搁着一套茶具,炉中飘出的水汽带着桂圆红枣的甜香。叶舟披着狐裘坐在椅子上,手捧着一本闲书。他脚边的火盆中,松木正烧得噼啪作响。

几滴雪水落到书上,将字迹晕得有些模糊。叶舟抬头看去,灰色的信鸽正站在葡萄架上歪着脑袋瞅着他。他放下书,朝信鸽招招手,信鸽便拍拍翅膀飞下来,任他取下爪子上绑着的细小竹筒,而后又朝厨房的方向飞去,准备讨吃的。

叶舟打开竹筒,取出里边的丝帛。展开来,映入眼帘的便是南望那龙飞凤舞的字迹。南望在信中说了军队在松雪岭上遇袭的事情,还让叶舟放心,她没有受伤,只是有些想念去年她埋在院中梅花树下的那几坛梅子酒了。

叶舟将信看完后便要进宫去找叶萧懿。经过月亮门时,狐裘领子被梅花树枝勾了一下。树枝弹回去时抖落了枝上的红梅花瓣和积雪,又正正掉在南望去年用铁锹挖开的那片土上。

未央宫中,叶萧懿正把玩着一块未经雕琢的昆仑玉,抬眼看到叶舟踏进大门,他便随意招招手,“你来得正好,快替我看看,这块玉该雕成什么样子才最合适。”

叶舟解下狐裘,挂在一旁的檀木架子上晾着,随后坐到叶萧懿对面,接过那块玉石端详一番,道:“是块好料,用作普通摆件未免可惜。这般大小,若要做成镯子玉佩随身养着,也太过浪费。”叶舟又仔细想了想,“……我记得先帝在时便说过,玉玺的底座有些瑕疵,合适的玉料却难寻。”

“但眼下玉玺还在坤华宫中放着,我都难碰得着。”叶萧懿道。

叶舟不以为意,“本就是你的东西,想碰拿回来便是,说这话做什么。”

叶萧懿闻言笑了。两人对了个眼神,心照不宣。

叶舟此次进宫带了一幅墨宝,说是从别处淘来的,要同叶萧懿一道品鉴,其实是为了避开太后的耳目。墨宝在桌上展开,里边夹着的那块丝帛也映入了叶萧懿的眼帘。

叶萧懿将信从头看到尾,落款的朱砂印是篆书“叶南望”。熟悉的三个字仅仅是入了眼,却仿佛烙在了心上。叶舟抱着个手炉静静瞅着叶萧懿,破天荒的没奚落什么。

“此次袭击他们的是北溟精锐,可我却担心太后派去的人还在后头。”叶舟斟酌再三,道。

“是没错。”叶萧懿倒了两杯枣茶,将其中一杯搁到叶舟面前,“南望刚离开不久,我便听说太后的一队护卫也随即离宫,恐怕是提防着我们,想趁早对南望动手。”

“依南望的实力看,除是除不掉,想来太后只是打算给我们一个警告罢了。”叶舟简单分析,又道:“但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最好是抢在太后有动作之前动手。宫里如何了?”

“坤华宫里的人被我偷换了一部分,眼下也只能先做到这些,动静太大就不好了。国师府那边有焰离操持着,他虽没有北顾稳重,行事却大可放心。”虽说东源上下都说叶萧懿是傀儡昏君,但叶萧懿并不真傻,只不过平日里装装样子,将自己的脑子都用在了书画古玩上。这样一副懒散模样,倒瞒了不少人的眼睛。

叶舟有些好奇,“怎么说太后也是你的母后,你邀我们一道做这个事情,当真下得去手?”

叶萧懿笑笑,“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被她操控了这么些年,若是她真能让东源国泰民安也就罢了。明知道由着她这样下去会把东源置入困境,那我为了这片江山,宁愿背上个不孝的罪名。”说到这,叶萧懿顿了顿,低下头抿了口茶,枣的甜味却冲不淡这些年积在心头的苦楚,“……况且,对她来说,我也早就不是什么儿子,而是一块垫脚石。”

话音落下,四周陷入一片寂静。叶舟想不出什么宽慰的话来,又或许叶萧懿早已不需要宽慰。

隔着茶炉中袅袅升起的水汽,叶舟看见屋檐边挂着的冰柱正往下滴着水。寒风卷着雪花吹过庭前,刮起地上的落梅。院中,积雪从被压弯的松枝上簌簌跌落。

他伴了叶萧懿十七年。十七年来,未央宫中的冬景一直如此。可住在这里头的人,心中的景却已渐渐荒芜。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