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主角是高扬杨玉萍的小说在哪看_《怎当青春也难过》小说阅读入口

发布时间:2018-10-12 18:02

连载中小说怎当青春也难过是著名作家老正太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高扬杨玉萍,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都市小说怎当青春也难过精选篇章:楚楚可怜的表舅妈让高扬心里复杂极了,他如果心想当初表舅找自己看相的时候,自己实相告告诉他最近有凶险之事会发生,表舅是那么迷信的人,一定就不敢做出和王寡妇偷情这种丑事来了。

怎当青春也难过

推荐指数:8分

《怎当青春也难过》在线阅读全文

怎当青春也难过第29章 事情没那么简单

只见此时的表舅妈脸涨得通红,两行眼泪夺眶而出,顺着脸颊往下。

楚楚可怜的表舅妈让高扬心里复杂极了,他如果心想当初表舅找自己看相的时候,自己实相告告诉他最近有凶险之事会发生,表舅是那么迷信的人,一定就不敢做出和王寡妇偷情这种丑事来了。

想想表舅这么对不住表舅妈,高扬心里也是狠的牙痒痒,明明在表舅妈的床上就是个怂蛋,连三分钟都坚持不了,却还要跑带外面惹这一身骚。

不过,除了愤怒之外,高扬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他对表舅的这个价已经没有多少留恋,如果不是表舅妈,他早就搬出去了,现在这情况,如果表舅妈可以跟表舅离婚的话,那么自己……

这个念头,也仅仅在高扬的心里一闪而过。

瘫坐在地上王寡妇从地上爬起来,冲到围着看热闹的村民面前,带着哭腔叫喊,“大家给我王寡妇评评理啊!我虽然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但是自从我家男人死了之后也是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清清白白,可是今天晚上,呜呜呜……”

说着说着哭的凶起来,又瘫坐在地上,感觉特别委屈。

都说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王寡妇在村上什么样,大家心里都清楚。立马,人群里就有人就拆台了,

“这王寡妇倒是真的不怎么出门,可是尽往家里招汉子,真是不要脸呢……”

这位村民是周二婶,王寡妇的邻居,就住在王寡妇对门,对王寡妇偷人的事自然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周二婶声音说的不大,却也被大家听到了,其实大家心里也早知道王寡妇不是省油的灯。

王寡妇憋不住了,“放你的臭屁!我今天晚上正在房间里洗澡,这时候不要脸的陈建民冲进来,一把从后面抱住我,就说要干我,我喊救命,街坊们赶过来,这个不要脸的陈建民才放开我……”

“明明是我们约好的,你现在想害我……哎!”

陈建民知道说什么也无济于事啦,重重叹了一口气。他这时候肠子都悔青了,心想真不该惹这个丑娘们,现在没得着便宜,还惹了一身骚!

“挨千刀的陈建民,老娘在十里八村的名声被你毁了,人家要戳我脊梁骨,千人指万人骂……你今天好好跟我认个错,再赔我一千块钱,就饶了你!不然你就准备铺盖卷去牢里住去吧!”

“原来是想敲诈我的钱啊,你这骚娘们心肠太坏了!村长,你要为我做主,我跟这王寡妇是两厢情愿,约好了今天晚上干一把那事,没想到她在这里给我挖坑让我跳……”表舅充满希望地瞧着村长,狼狈不堪。

村里头七大姑八大姨都瞧出了这事情的真相,偏偏村长胡云海好像话里话外向着王寡妇说。

胡云海瞪了一眼陈建明:“今天这件事已经很明显了,你小子狗胆包天,大晚上摸寡妇的门子,平时老实巴交的没想到会干出这种事!真是看不出来啊!赶紧赔王寡妇钱私了,要不然我叫来派出所的人就肯定没有你好果子吃了!”

听胡海云这么一说,陈建民一时说不出话来,嘴里嘟囔着“不是这样的……”

他不傻,知道村长是向着王寡妇的,这时候再多的辩解都没有用了。

高扬虽然心里也恨着表舅,但是看到表舅那副窝囊样,生气的同时也有点为他难过。心想自己现在有个天官的身份,也许说的话能起点作用。

“海云叔,这明眼人一看也知道怎么回事,我表舅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就算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如果不是王寡妇和他有过商量,约好了今晚在家里做些什么,我表舅是不可能敢深夜来到这里的!现在又要过河拆桥,敲诈我表叔……”

还没有等高扬说完,村长胡海云就打断了他。高声骂道:“小兔崽子,你以为你是谁啊!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别以为会一点旁门左道的江湖小伎俩就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我看你和你表叔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说话之前好好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胡海云根本不给高扬一点面子,高扬直接傻了眼,心里纳闷,这个村长难道是被王寡妇收买了?

这时候,胡海云提高了嗓门,朝着陈建明厉声喝道:“你要是不把钱交出来,今天我就主持这个公道,把你送到局子里去,有你的苦头吃!到那时候你也怨不着我!”

“村长,这钱,我给,我们给!”

一直默不作声的杨玉萍突然说话了,她心里现在是满腹的委屈,但是又不能让自家的男人被抓起来。

杨玉萍冲到人群中间,手里拿出一个小布包,一边哭着一边里三层外三层的打开,朝着王寡妇说:“我家男人对不住你了,王寡妇,这里是一千块!”

高扬在一旁又是心疼表舅妈,又是心疼那一千块钱。要知道这可是他刚刚辛苦赚来的,竟然被花在这里了。

王寡妇本来说要赔偿一千块也只是随口一说,村里头没有几家家能轻轻松松拿出这么多钱。原来想诈个五六百、七八百的也就笑死了。

王寡妇见到杨玉萍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先是一惊,然后就笑得合不拢嘴了,真是意外的收获!

王寡妇立马就抓过杨玉萍手上的一打齐刷刷的票子,“好了好了,我大人有大量,今天这个事情我就不跟这个挨千刀的淫贼计较了。”

随后,王寡妇冲着众人挥挥手,“今天乡亲们帮了我大忙了,弱女子在这里感谢大家,不早了,各自回去啵!”

王寡妇说话节奏很快,好像急着回屋锁门数票子。

村长也站出来,“大家赶紧回家睡觉吧,明天还得干活!”

高扬分明看到村长胡云海还向王寡妇递了一个眼色,心想事情没那么简单!

众人散去,高扬把表舅从柱子上解下来,三人一起往家走。

回家躺在床上之后,高扬躺在床上心里开始琢磨一个问题,

为什么当初这张半仙在村里说话那么有分量,无论是村里的谁都要给几分面子,哪怕是村长胡云海,对张半仙也是毕恭毕敬的!

为什么而到了我高扬就不行呢,胡云海怎么完全不把我高扬放在眼里呢?

思来想去,高扬觉得一定是自己还没有在村里做出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虽然有个天官的头衔,但还是没有受到全村人的认可……

正想的入神,突然隔壁房间一声巨响“轰!”高扬赶紧偷过墙上的小眼儿往表舅和表舅妈的房间看去。

眼前的景象把高扬惊呆了……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