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怎当青春也难过高扬杨玉萍小说第28章_怎当青春也难过第28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8:02

老正太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怎当青春也难过,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怎当青春也难过,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她妩媚至极的声音传到自己的耳中,似乎自己回到了和陈建明刚结婚那会儿的激情四射,她缓缓睁开眼,忽然发现这个人不是自己的老公陈建民,而是自己从小带大的高扬。。

怎当青春也难过

推荐指数:8分

《怎当青春也难过》在线阅读全文

怎当青春也难过第28章 表舅的秘密

高扬虽然瘦弱,可毕竟血气方刚,柔软而温暖的触感已经让高扬的小兄弟立马有了反应,不由自主的就把手往表舅妈最神秘的地方出伸去……

这些,他已经十分的轻车熟路。

此时,杨玉萍脸上带着几分陶醉,又有几分痛苦似的,呼吸也变得沉重气流。

高扬见表舅妈这模样,已经开始从抵抗慢慢转向了享受,他决定趁热打铁,手就更加大胆起来。

“嗯……”杨玉萍不自觉地哼叫起来,甚至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她妩媚至极的声音传到自己的耳中,似乎自己回到了和陈建明刚结婚那会儿的激情四射,她缓缓睁开眼,忽然发现这个人不是自己的老公陈建民,而是自己从小带大的高扬。。

她立刻用手臂将高扬缓缓往外推,一边推一边说,“小扬啊,不可以这样,我是你的舅妈啊……”

“表舅妈,我上次听到你和表舅的话了,其实你很需要,今晚就让我来满足你吧。”

这样大胆的话,还是高扬第一次直接面对着表舅妈说。话说出口之后,顿觉有些尴尬。

杨玉萍一想这些年,因为那个不争气的老公让自己从来没有体会到女人的欢乐,在高扬如此直接的话语面前竟然几乎被说服。

“这样不好,小扬……”杨玉萍依旧心里挣扎。

“没有关系的,我就是想让表舅妈开心一下,我以后肯定会对你好的。”

“唔……”随着一身娇羞的低吟,高扬一把将杨玉萍压在身下,成熟女人的气息扑面而来,杨玉萍胸前两团柔软,急促地起起伏伏。

高扬看到杨玉萍微微张开嘴巴,头上微微发汗,在灯光的照映下,多了几分妩媚,内心的邪火喷薄而出,那地方涨得通红。

薄薄的白色长衫已经湿透,紧贴着内衣,透出里面大红色的内衣轮廓。杨玉萍的上衣领口处挤着饱满的一对小山峰。

“表舅妈,你好美!”

高扬等不及杨玉萍回应,一头扎进了表舅妈的胸前,狠狠的呼吸了几口,女人特有的奶味夹杂着蛋蛋的香皂味让高扬意乱神迷。

这是圆梦的感觉,在这里住的这些日子里,他无数次幻想过这一刻。

“小扬,我,我好舒服……”表舅妈似乎完全打开了,之前的羞耻感转变成了兴奋。

一把抓住高扬的头,使劲的往自己的山谷里摁。

高扬也陶醉在这奇妙的感觉中,无法呼吸,也忘了呼吸。

“表舅妈,我要你”高扬直起身来,双腿跨坐在杨玉萍身上。

感受着肚脐处那股坚实的滚热,杨玉萍不由一阵惊呼,小扬身体瘦弱,但是这地儿却比他表舅要有料多了。

“小扬,你那戳的舅妈不舒服……”这一句脱口而出,立刻羞红了脸。

高扬男人的骄傲一下子被激发出来,身体内的雄性本能被完全释放,两只手也也开始更加用力起来。

“小扬,没想到你小子这么坏……”

顾不上再多说一句,抬头只轻声互呼唤一句,杨玉萍就又躺下,任他玩弄。

“还有更坏的呢!”

高扬嘿嘿一笑,手上用劲撕扯上衣的领口,已经变形的领口更多的白花花露了出来。

再一用力,上衣从上至下被撕开。整个红色小衣就呈现在眼前,高扬目瞪口呆,洁白的肌肤上挂着几滴汗水,像花瓣上的露水。

这内衣之前曾经偷偷从衣架上摘下来过,每一次都是蒙在鼻子上,深深的呼吸,幻想表舅妈穿着的样子,完事了之后再偷偷送回去。

高扬开始撕扯内衣,着急想看里面的全部。

杨玉萍也大口的喘粗气,看着高扬怎么撕扯也不开,急得满头大汗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不是偷过我的内衣的吗?怎么?没有研究一下怎么解开吗?”

“舅妈,你竟然知道!”

“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

高扬和表舅妈几乎赤裸相见的此刻,竟然会觉得羞耻。

“你还知道什么?”高扬急切的问。

“你还会锁上房间,在里头待半个钟头,你是在做什么呢,我就不知道了……”杨玉萍眉眼之间带着一脸狡黠,盯着高扬的那地儿。

随后自己解开了小衣,一把抱住高扬,双腿勾住他的腰,那坚硬的小伙伴就毫不客气的捅在了杨玉萍的身下。高扬拦过杨玉萍,嘴贴上嘴,伸出舌头掠夺扫荡舅妈的嘴巴。

柔软的舌头在口水的润滑下游离,高扬手也不老实,往杨玉萍的最深处继续探索,那地儿已经到了极限,他准备完成跟表舅妈一直想做的事情……

正在这个关键时候,‘当当当’有人突然用力砸门,两人吓得几乎从床上跳了起来!

“是表舅回来了吗?”高扬当即小声询问。

杨玉萍一边慌忙穿衣服,一边解释说,“不应该呀,他说今晚不回家的呀,怎么突然……”

“杨玉萍!杨玉萍!在家吗?开门!你老公出事了。。”门外一边砸门一边喊叫。

听到门外不是表舅的声音,高扬和杨玉萍松了一口气,两人赶紧整理了下衣服,就去开门。

“噢,是张文书啊!那个……”杨玉萍本不善于说谎,本想掩饰一下,紧急之下,更是显得非常不自然。

小扬赶紧接过话去,“文宝叔啊,这么晚了,你看你满头大汗,发生什么事情吗?”

张文宝被这么一问,根本没有看出两人的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其实这时候,杨玉萍由于慌张竟然忘记穿内衣,两团形状很是显眼。

“先跟我走,边说边跟你们说,我跟你们说,这事情可严重了,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顾不上回去锁门,就跟着张文宝走在黑漆漆的路上。

“怎么回事啊?文书啊,你不要吓我啊。”杨玉萍听张文宝严肃的这么一说,顿时心里猛地一紧。

“是啊,文宝叔!到底怎么一回事啊?”高扬也开始有点担心起来。,不过表舅陈建民一直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会出什么事情呢?

高扬突然想到今天陈建民找自己看命相的事情,以及他嘴里说要干什么事情?

难不成就是那件事?

“这还真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跟我去瞅瞅吧……”

张文宝带着两人往村东头走,最后停在了王寡妇家门口,此时王寡妇家门口聚着一帮人,他伸手往里面一指,“诺,就是这里了!”

高扬往里一看,只见院子的柱子上绑着一个人,光溜着身子,只有一条短裤遮羞。近一看居然是表舅陈建明!

旁边王寡妇大声哭喊着“这个死鬼,色胆包天,竟然大晚上摸我的门子,村里谁不知道我洁身自好,这个挨千刀的居然把我……”

周围的村名已经围了两三层,交头接耳的,吵吵嚷嚷“这王寡妇经常偷汉子嘞,还在装清高,上次我在小河边就看见她跟……”

陈建明绑在树上,脸抬起看着村长胡云海,“村长啊,这王寡妇不是什么好鸟,说好的今晚一起快活一下。就因为没把她伺候快活了,就倒打一把,我可没有犯法啊,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看着表舅声泪俱下的模样,高扬差点没笑出声来,不过随后则是满肚子的愤怒。

连自己老婆都满足不了,居然还出来偷吃。

想到这里,高扬不禁转头看向自己的表舅妈,这一看,顿时心里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