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沐久_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沐久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8:33

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秦凛寒和女主江淼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小江,还不向秦总敬酒?”李源略带警告的眼神,望了江淼一眼,江淼这才从震惊里走出来。三年过去,她以为他已经全部放下了,可怎么……

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

推荐指数:8分

《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在线阅读全文

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第1章:三年后重遇

“小江,还不向秦总敬酒?”

李源略带警告的眼神,望了江淼一眼,江淼这才从震惊里走出来。

三年过去,她以为他已经全部放下了,可怎么……

江淼强自挤出笑,端着酒杯,朝着秦凛寒身边,一步步走去。

李源也觉察出今日江淼的不对劲,立即笑着圆场,生怕贵人不满意。

“秦总,小江可是我们公司最聪明伶俐的姑娘!小姑娘第一次见您这样的贵人,难免紧张。”

江淼也笑着,朝他举起酒杯:“是的秦总,久仰您大名,初次见面,很荣幸能敬您一杯。”

秦凛寒微挑眉看向她,漆黑的眸子,点点寒光,连刀切斧砍的锋利棱角,此时都显得更加冷漠。

“呵,初次见面?”

他漫不经心望了江淼,任由江淼举着酒杯,不动作。

气氛一瞬间将至冰点。

江淼的心,也难得颤了颤,她稳了稳心神,轻笑:“可不是吗?秦总这样的贵人,我们普通人哪里有得见的机会?”

男人薄唇微勾起嘲讽的弧度,锋利的眼神望着江淼。

“是吗?”

意有所指的话,略带深意的表情,都让江淼忍不住浑身一颤。

不过,他看起来没有深究的意思。

说完话之后,他便伸出修长的手指,目标直指酒杯。

江淼脸上的笑都有些僵硬了,见秦凛寒终于给面子,自是忙不迭把酒杯推了过去。

可男人手指触碰到酒杯,却有覆上自己手指的意思。

她眉头一皱下意识就是一撤。

整杯红酒全部倾泻到了秦凛寒西装裤上!

“啊!凛寒!”

秦凛寒带来的女伴,惊叫出声,惹得李源也忍不住心惊肉跳起来。

他起身飞快拿着纸巾朝着秦凛寒而去。

江淼下意识望着男人,却见他此时,嘴角正噙着一抹嘲讽的笑,看着自己。

“这就是李总所说的,聪明伶俐的姑娘?”

李源也有些尴尬,以往带着江淼,她做的都很不错,怎么今天遇到这么大客户,她就稳不住了呢!

他拿出纸巾伸手就想要往秦凛寒西装裤上擦,手还没触到,就见男人不悦的嗯了一声。

“李总手下的人,都是那么不懂事吗?连知错就改都不清楚?嗯?”

紧握着指尖,稳了心神,江淼此时才有些懂了秦凛寒的意思。

果然,她就知道,他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她!

嘴角带着自嘲,缓缓变成一如既往疏离的笑:“李总,秦总说的是,是江淼犯的错,江淼自是应该,一力承担。”

说着她拿着纸巾,就蹲下身子,往秦凛寒裤子上擦。

“跪下。”

江淼拿着纸巾的手指一颤,她不敢置信抬头,就见男人深不见底的眸子,此时正满是厌恶。

“呵,江小姐不愿意?”

“愿意,怎么不愿意!小江,你快点照办啊!愣着干嘛!”

纸巾被攥的皱巴巴的,江淼眼神暗沉的盯着地面,却始终说不出拒绝的话。

她缺钱救命。

膝盖弯下,江淼紧咬着嘴唇,跪在冰冷的地板上,牙齿都冷的颤抖。

她抬头朝着秦凛寒笑了笑:“秦先生,可满意?”

秦凛寒深黑的眸子,依旧深不见底,即使她用尽全力,都看不出他半点心思!

“还没擦,就问评价?江小姐,这就是你对待客户的态度?”

磁性的嗓音带着嘲讽,使得李源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江淼咬了牙捏紧纸巾,一把按上秦凛寒西装裤子。

刚触碰到,就见男人脸色猛地暗沉下来,他冷哼一声,淡淡然起身:“江小姐既然不甘愿,那便……今天,到此为止吧。”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李源瞬间白了脸色:“秦总,您再给我们超越一个机会吧!我们一定能让您满意!”

投资眼见着告吹,让李源怎么甘心!

想到罪魁祸首,他还不忘狠狠瞪了江淼一眼。

江淼心里也咯噔一下:“秦总,江淼并没有半点不甘愿。主要是您气场太强,江淼总是不自觉紧张,还请您再给一次机会。”

倒是长进了,性子都圆滑了许多。

秦凛寒顿了顿,却是转身,朝着江淼望去:“所以,做什么都可以?”

李源明显还不可置信:“啥?”

就听秦凛寒低低笑了起来,语气里的冷意丝毫没有减轻:“不是你说,一定让我满意?”

所以,做什么都可以?

李源想明白之后,眼神顿时明亮起来:“任凭秦总吩咐!”

秦凛寒漫不经心嗯了一声,眸子望着江淼,陡然一凛。

江淼下意识身子僵直,心脏也提到喉咙。

好像有种被下一秒就被野狼撕碎在喉咙里的错觉。

难道被罚跪,对他来说,还不算什么惩罚吗?

男人气定神闲坐在原本的位置上,修长的手指,拿起酒杯,朝着江淼道:“你,过来给我倒酒。”

倒酒?

江淼不相信真有那么简单。

她紧握着指尖,挤出一贯的笑来:“刚才江淼便犯了错,实在……”

“过来!”

他眼神直勾勾看着她,语气一如既往浅淡,但,眼神却更加锐利起来。

李源自身后推了江淼一把:“快点过去啊!奖金不想要了?!”

当然是想的。

如果不是需要钱,她怎么会跪他,做这种伤尊严的事情!

江淼深吸口气,嘴角挂上一贯的笑,走到秦凛寒身边,伸手,她刚拿起红酒瓶,就发觉,那酒杯里,已经盛满了酒。

目光对上秦凛寒,他只嘴角勾起一抹冷意:“喝了不就能倒了。”

这是让她喝酒,还是让她倒酒?

但,江淼也知,容不得她质疑。

她笑着喝下,刚要倒满酒,却听秦凛寒道:“不是说你们公司生产了新型的酒吗?试试那个吧。”

那种酒?

江淼呼吸一窒:“公司新研究出的酒,是对男性某种机能产生一定亢奋作用。秦先生,您应该不需要吧……”

江淼脸上真是羞愤欲死。

公司之前效益不好,就另辟蹊径研究出这款壮阳酒,秦凛寒不是已经看过她们公司介绍了吗?

怎么还在包厢里就提出要喝这酒!

“谁说是我了?”

秦凛寒微嗤出声,顿了顿,他漫不经心道:“唔,女人喝了之后呢?”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